返回

黑客小说 目录共1891章

首页

黑客小说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1611章 醒来后

黑客小说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wsjob.com

我不知道她这通电话要打多久,准备把欠条赶紧给她,然后拿一个她的电话或名片好联系她的方式,就马上撤,专心找我的工作去。刚刚靠近一点,就听到她在对着电话有些吼了。“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边上五米内的人,几乎都听到了。纷纷看向了她。她也反应过来,扭着看了一下人群,赤着脚往墙角快速走了过去,然后声音变得有些时断时续了。但从她的动作,反应,还有脸色来看,很明显,是发生了什么让她着急上火的事了。远远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一个相当内急的人,明明已经在厕所了,但里面却有人占着位置一样。憋气,急,全身都不舒服,上头,上脸,时而激烈,时而又平静一下。她打着赤脚,不停地在墙边跺着脚,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地听到她的几句不完整的话。很难想象,像她这样精致的职场女,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我见她也只是第二面而已,还在同一个上午,所以,基本上我是无法代入她的情绪的。心里有的念头,只是在想,谁他娘的这么有本事?把一个这样的女人,欺负成这样?这时,她换动作了,电话打久了,那只手有些累,刚准备换手,才看到另一只手里,还捏着我的那八十零钱,稍停滞了一下,转过头来扫了我这个方向一眼,看到我还在原地,手里真的拿着一张纸,惊讶了一下,然后,把钱塞进了小西装有内口袋,换了一只手接着打电话。在刻意压低了声音之下,我已经听不清她的话的。我有些等不了了,我还得找工作呢,这还没找到工作,就给自己弄下一大笔欠款,上哪说理去?于是,拿着手里的欠条,向她走过去。越是靠近,她的声音就越清晰了起来。“你说什么屁话?这些年,哪不是我天天在养家?我靠你啥了?吃你啥了?用你啥了?你要和我说这样的混账话?你妈?你整天就知道你妈说,你妈说,你为什么不和她一直过日子?要结婚干什么?”然后,她突然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你妈说我生不了孩子?都是我的错?混蛋,一家子全是混蛋!”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和老公吵架呢!还扯到家婆和孩子啥的?怪不得火气这么大!我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啪的一声大响,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生疼,仔细一看,原来是舒服职场女的手机。她,居然气到把手机砸了?然后零件散了一堆,有几片撞到了我身上。好家伙,看着精致如画,力气还真大啊!我差点要掉头就跑,这么爆脾气的女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其实心里还有一个念头:这么贵的手机,摔了多可惜?也是个败家娘们儿!她怒发冲冠地扫了我一眼,完全没有停滞的意思,甩手,赤着脚,转身就走,破了的手机,断了根的鞋,统统不要了!只兜走了我一样东西,就是那八十块钱!我想喊住她,但她相当生气和飞快的速度,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很快就消失在楼道中了。我看着一地的破手机碎片,和她放弃的两只鞋,还有手上的借条!我要怎么整?我今天肯定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了!一个上午,都碰到些什么事?碰到些什么人?鬼使神差般,我居然在地上捡起了被摔成几片的手机,顺手将被遗弃的超级贵的鞋子也拎了起来。那款手机,是折叠式的,现在被摔成两半,里面的卡什么的,都掉了出来,我一样一样的查看一下,想看看能不能修好,万一舒职场女回头找呢?这不是有个电话还可以联系不是。我正细细地翻看手机时,手机虽然摔了,但那淡淡的香气仍然从上面隐隐传出来,这用的是什么香水?这时,同一种香气从边上袭来。一只手猛地从我手里将手机夺了回去,从碎片堆里,找出了手机卡。然后,再把电话的碎片扔还了给我。“无耻之徒,弄坏了我的鞋,还想白捡我的手机和电话卡?”舒职场女捡回电话卡,才恶狠狠地冲我再次发飙!我差点就血冲脑了,这什么跟什么?我好心帮你把东西捡起来,你还以为我是要白拿你的东西?这黑锅,我是背个没完了?“欸我说舒小姐,你这人,怎么有胸无脑呢?我好心替你把东西捡起来,替你保存着,万一你回来了,不是有个电话卡还能用的嘛?我怎么就成无耻之徒了??”我也是气极了,有胸无脑这种话,突然就冲口而出了。这句话,本来是我经常对着我班上的罗大妈说的,这个大妈,不是指她年纪大,而是拆开来说的。那是真的大,比舒职场女至少大了两个杯。简直可以当奶妈啊,所以,才把她称为罗大妈。话刚出口,我的后背就一凉,一种要遭殃的感觉涌上心头。通常我这样对罗大妈说的时候,她的脚就直接踩上来了。果然,这个舒小妈,也一脚踩了上来。还好还好,她是赤着脚的,如果是穿着高跟鞋踩下来,我觉得我肯定三天走不了路,更别说出来找工作了!本来疼的应该是我,结果,她现在赤着脚来踩我,我这种筋骨的人,完全抵御住了她的袭击,反而是她的脚掌,被我的反震之力,给弄疼了。果然,她疼得往后退了半步,狠狠地盯着我,一眼看到我脚下的高跟鞋,很想穿起来再踩我几脚的样子。我赶紧用脚将她的鞋子往后一收,伸手拦一下她。“舒大姐,别再来了啊,我刚刚是随口说的,你可别当真,那是我和同学之间开玩笑开习惯了,算我错了。你也踩了我一脚,算打平了啊!”她的满脸满眼,全是火星子,估计有根引线,都能燃起来。但是,她还是扑了上来,我的手也不敢再拦,她身材也不矮,如果我的手一直拦着,会刚好碰到不能碰的位置的。还好,她没踩过来,只是劈手将我手里的欠条给夺了过去,一脸冰霜地快速地扫着上面的内容。“你为什么不把电话写上?我怎么找你??你不会是想用这八十,就赖掉我的账吧?”她有些咬牙切齿。她现在是在气头上,很明显,没打算不和我算这笔账,而且是准备要我赔这笔欠条款给她的。“我刚来花城,全身上下也就八十块钱,我哪有钱买手机?”我也不怕告诉她实情。“你,你连个手机都没有,还没工作,你打算怎么还我的钱?”她脸色还是很不好,说话根本没有余地。我指着欠条说道:“我这不是给你打欠条了吗?我只要找到工作,拿到工资就会还你的。你留一张你的电话或名片给我,我赚到钱就会第一时间还给你的!”“写张欠条,就想混过去了?”她上前一步,瞪着我说。“这可是我亲笔写的,我要真想混,我怎么可能给你写欠条?”我觉得,这女人,有点疯了。这是打算找我出气吗?“我又不认识你,你又没电话,我怎么能信你?怎么能信你能赚到钱?怎么能信你,赚到了钱会还我?”。一向嘴巴不吃亏的车前子学着吴主任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用同样刻薄的语气说道:“说反了,我是来找儿子的。那个倒霉儿子跟他妈姓吴,取名字的时候我喝了点酒。不知道天高地厚叫他吴仁荻”这两句骂街的话一出口,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起来。孙德胜和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以及杨书籍脸上都露出来惊讶与害怕的混合表情。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似乎再等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而那位吴主任的反应也很怪异,他并没有马上翻脸动手,只是用古怪的眼神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道士。担心殃及池鱼,杨书籍直接顺着墙边遛出了办公室。只剩下辣子和孙德胜两个人,看着吴主任一直没有动作,孙胖子装作挠头,凑在辣子的耳边,用蚊子叫声大小的声音说道:“要不你劝劝?”辣子的嘴巴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敢出声。他也抓了抓头发,也用同样大小的声音回了一句:“大圣,你真以为我死不了吗?”听到辣子不敢劝,孙胖子叹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对白发吴主任说道:“那啥,这里怎么说也是我以前的办公室。不是我说,下手别太重,到时候满屋子血次呼啦的不好清理”看着孙胖子和辣子唯唯诺诺的样子,车前子冷笑了一声,完全不把面前的三个人当回事。他从小到大,不论面对的是不是人,干架从来没有输过。吴仁荻这样的,三五个捆在一起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现在麻烦的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一会动静大了大楼里其他的人冲进来,自己怎么能全身而退。至于那个一个月十万块钱的助理,看起来是不用惦记了。此时的车前子已经想好套路了,只要那个姓吴的小白脸敢动手,他就去抢办公桌上面的灯座。先把小白脸放倒,趁着那个叫辣子的白发男人没有反应过来,再解决他。最后的孙胖子就好办了没想到的是,那个脸酸的吴主任竟然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盯着车前子的脸仔细端详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你是来找我的?”车前子会错了意,以为这个小白脸是怕了,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他原本就是逞强好胜的性格,自然要乘胜追击一番了。当下道士斜着眼对吴仁荻说道:“是,我是来看儿”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车前子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知道了。在失去意识的瞬间,听到吴主任对着孙德胜和辣子说道:“这是你找来给我添堵的?徐福打发过来”等到车前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虽然有了意识,不过他的身体缠满了纱布,浑身上下疼痛无比,连动动手指头都疼的浑身直冒冷汗。张嘴半天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此时的车前子脑中一片空白,他努力的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谁,是怎么因为嘴贱躺在这里的。当时俩白头发,加上一个孙胖子都在自己的面前,没看见他们三个动手啊,自己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边发觉车前子苏醒过来之后,小护士叫来了他的主治医生。随后对他又进行了一番检查。差不多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才检查完毕,这边医生护士刚刚离开,病房大门便再次打开,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孙德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车前子睁开了眼睛,孙胖子嘿嘿一笑,随后拉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小道士的表情有些激动,他笑了一下,说道:“知道小兄弟你还不能说话,我说、你听着就好。哥们儿我问过大夫了,说你还要再躺俩月才能下床。不是我说你啊,整个民调局你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那位吴主任”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回头看了大门口一眼,见到没有医生、护士路过,他掏出来香烟点上了一根。自己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你算不错的了,那么消遣吴主任还能留条活命。不是我说,哥们儿我和吴主任还沾着亲戚。你那话就算我遮着说,那也妥妥的化为虚无了虚无什么意思你懂吧?对了,小兄弟你是出家人,明白什么叫虚无。”说到这里,孙胖子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塞在了车前子的嘴里,随后继续说道:“你这罪,哥们儿我也遭过,抽一口能舒服一点。辣子还说你能昏迷一年,还好吴主任手下留情了,你才昏迷了三个月”听到了孙胖子的话,车前子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只是昏迷了一天两天,想不到一闭眼三个月过去了。孙胖子看出来车前子表情的变化,他笑着拍了拍道士的肩膀,说道:“以后记住了,再别对吴主任开伦理哏的玩笑了,这次你命大,再来这么一次的话,你实打实的就要去奈何桥上喝汤了对了,按着规矩,这三个月哥们儿查了查你的底细。敢情你是来找高老大求帮的,这话你早说啊,高老大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事就是我孙德胜的事。不就是五百六十一万的欠债吗?那什么,哥们儿我替你还了。这个是那些债主的收据”孙德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大把的收条。让车前子看清了这些债务已经还清之后,孙胖子这才笑呵呵地继续说道:“现在这笔帐已经转到哥们儿我的名下了,咱们亲兄弟明算帐。按着规矩我算你一年两成的利息,来,咱们按个手印,这笔钱咱们慢慢还,哥们儿我也不着急”说着,孙德胜又掏出来准备好的欠条和印泥。也不管车前子干不干,将道士的十指都沾满了印泥,随后印在了欠条上。这还不算晚,孙胖子当着已经小道士的面,又在欠条上面签上了车前子的名字。这字迹和他自己写的一摸一样,就算找了笔记鉴定专家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绽。“知道小兄弟你不方便,哥们儿我替你代劳了。千万不要说谢谢。咱哥们说谢字就远了。”孙胖子笑眯眯的收好了欠条,随后看着眼睛快要冒火的车前子,继续说道:“私事说完了,现在咱哥们聊聊正事,小兄弟啊,你的来历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哥们儿我用尽了手段,都查不到你的父母是谁,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那个叫孔大龙的假老道”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见到车前子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有话要和自己说,当下他趴在了小道士的嘴边,听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道:“刚刚说完你就忘了,不要说伦理哏”孙胖子不理会车前子骂人的话,他笑嘻嘻从手里的公文包里取出来一沓文件。从里面找到几张文件纸之后,继续说道:“你的户籍是十八年前,辽东河安县正东乡派出所受理的。父母一栏空缺,监护人是一个叫做孔大龙的道士。户籍登记表上还附带一张说明,上面写着是孔大龙在道观门口捡到的弃婴”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胖子将车前子嘴里的烟屁股拿走,自己又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为了这个,哥们儿我亲自去了一趟你老家。走访了你们道观周围的邻居,几乎问遍了那边的老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说清你是怎么到的太真道观。关于你的来历,孔大龙每次的说法都不一样。除了在派出所的弃婴说之外,和旁边小卖店的老板娘说这是他的弟弟。他爹妈老蚌生珠生下的你,他们养不了才扔给了孔大龙。和屯子的妇女主任说从人贩子手里救的该买儿童,和村长老婆说,你是他修炼的元婴”。  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江颜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狗屎运。”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有她那个傻逼老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严重。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为人跋扈些。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长,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做手术的,屈指可数。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汉的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怎么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其实吴金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爸,我知道怎么能救欣欣!”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吴老,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李浩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长的威严,小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江颜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查,好好查!”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赶了过来。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还得老丈人帮忙疏通关系。“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需要彻查,请无关人员离开!”卫生局一众工作人员进去后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堵在门口看热闹。“邓局,误会,误会啊,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怎么可能滥用假药呢。”诊所所长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弓着身子一边给邓成斌递烟,一边陪笑解释,心里直纳闷,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副局长送了两盒人参,怎么今天就查过来了。邓成斌伸手把烟推开,冷声道:“甭套近乎,今天咱公事公办,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颜的医生,因为用药不当,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胡说!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江颜有些气不过,从一众医生和护士中走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瞪着邓成斌,她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吴建国口中卫生局的姐夫。邓成斌看到江颜后神情明显一滞,显然有些被惊艳到了,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冷声道:“是不是合理用药,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邓局,这话言重了,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孙丰陪笑道,“再说,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已经好了啊。”“老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我连你一块儿抓。”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孙丰见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吓得没敢吭声,心里暗骂他不是个东西。邓成斌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颜,但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江颜跟前,冲邓成斌冷声道:“据我所知,卫生局好像没有抓人的权利吧。”“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关你屁事!”邓建斌气不打一处来,“孙丰,这也是你们诊所的医生吗?”“不是,他是江医生的丈夫。”孙丰一边说,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冲动。“奥,是他啊,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来着是吧,有行医证吗,拿出来我看看。”邓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人,好像对他意见很大。。足足数十人之多!乌压压一片,凶煞滔天,仿佛一群西装暴徒,令人胆颤。“大姐,出什么事了?”为首的那名大汉,虎背熊腰,整个人犹如一座铁塔一般,泛着凶煞之气。他,便是血玫瑰手下第一号战将——黑虎!堂堂的地下拳王,江市威名赫赫的狠人。这一刻,酒吧内的音乐,消失了,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尽数聚焦在血玫瑰的脸上。惊骇!疑惑!所有人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会露出这般失态的神情。“快!会所清场!我们的BOSS到了!”什么!听到血玫瑰的这句话,无论是黑虎,还是周围的所有顾客,全部愣住了。BOSS?众人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种人物,才有资格被堂堂血玫瑰,称为BOSS?哗!一瞬间,整个一楼内的所有顾客,全部沸腾了,一个个骇然欲绝。然而,依旧未止。血玫瑰当下继续说道:“黑虎,派人守着号包厢!严禁任何人打扰BOSS!”!听到这话,一道道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一个包厢。众人的心头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他们知道,那一个包厢内,竟然进了一条足可轰动江市的一条狂龙。只是对于外面的一切,包厢内的所有人,根本无从得知。而此刻,一道道充满着嘲讽和鄙夷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林凡的身上。“靠!原来他就是我们白伊女神的老公?天哪,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尤其,这牛粪还不新鲜!”“谁说不是呢!你看看他,穿的什么破烂玩意!这不是来丢人的吗?”“……”一道道议论声,在包厢内响彻起来。足足十几名老同学,尽数在暗暗奚落嘲笑林凡。尤其,这些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但是依旧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仿佛林凡这一刻,成了所有人嘴里的笑话一般。看到这幕!温倩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她早就劝这个废物不要来,现在怎样?丢人吧?难堪吧?哼!想到这里,温倩当下一招手,将所有的嘲讽和奚落,压制下来后,对着在座的老同学说道:“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们校花女神白伊的老公——林凡!”轰!话语一落,顿时包厢内的嘘声、嘲笑声,瞬间涌起。然而这还不止,温倩继续满脸玩味的说道:“另外,刚刚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的车,乃是天龙集团大少徐子恒以及会长独子张天的兰博基尼!而肇事者,便是林凡!”什么!听到温倩的这句话,所有人全部吓懵了。被撞的可是徐子恒和张天的兰博基尼!天哪,谁不知道两大恶少威名?而这个废物,不仅得罪了两大恶少,竟然还大摇大摆,来参加同学会,这不是要连累他们吗?一瞬间,周围的不满声和喝骂声,更是此起彼伏,每一个人看向林凡,犹如再看一个小丑一般。群情激奋!“温倩,你……”白伊的俏脸,惨白一片。刚刚进来之前,她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温倩,原本想着让温倩帮自己想想办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竟然转眼便告诉了大家。温倩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拉着白伊,安慰说道:“白伊,不用担心!我们林光耀班长,可是天龙集团的部门经理,和徐子恒大少关系极深,有他帮你说话,自然安全无事!”说着!温倩不由看向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相貌英俊的青年:“我说的对吗?班长!”林光耀!便是以前白伊的班长,同样,也是白伊最为狂热的追求者之一。林凡可是知道,之前很多次,林光耀给白伊送花,甚至光明正大去白伊家,要接送她,都被白伊统统拒绝。听到温倩的话语,白伊的精神一振。她这才想起来,林光耀确实在天龙集团任职,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徐子恒有交情。当下,白伊不由满脸忐忑的看向林光耀,紧张的问道:“班长,您能帮我和徐大少说一下吗?林凡他真的是无心的!”机会!看着白伊紧张而又不安的神情,林光耀的心头,狂喜至极,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女神还有求着自己的一天。只是,帮那个废物求情?做梦!虽然林光耀心头冷笑不已,但是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热情笑容:“没问题!白伊,这是一件小事,我和大少打个招呼就好!”“真的吗?太好了!”白伊听到这话,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感激的对着林光耀说道:“班长,真是太谢谢你了!”白伊感激莫名。只是,林凡却是看到,林光耀揣着裤兜的手,不断的转动,显然在暗暗发着讯息!不用猜,林凡也可以确定,林光耀在向徐子恒报讯!这一幕,不由让林凡看向林光耀的眸光,阴冷了几分。与此同时!就在林光耀发讯息的时候。整个江市,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团。政府部门、丨警丨察系统的一辆辆车,在大街小巷,不停的寻找一辆奔驰。天龙集团,一个个高层领导,坐着豪车,满大街的寻找林凡和白伊。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内,徐子恒和张天的额头汗水,仿佛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哗啦啦,不断的流淌。他们的老子,每隔几分钟便会打来一次电话,每一次都是骂的狗血淋头,这让两位恶少,简直疯了。“该死!这位林先生,究竟有什么恐怖的背景!怎么会让我爹,吓成这样!”徐子恒的面色,闪烁着惊恐。他老子已经发话!若是得不到林凡的原谅,那么他将被赶出家门,一刀两断,彻底沦为弃少。不仅是他!一旁的张天,更是差点被吓哭了,他看着徐子恒,满脸绝望的说道:“子恒哥!现在怎么办?我老子已经发话,要是得不到林先生的原谅!他真要弄死我!绝对是真的!”恐惧!张天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自己老子如此疯狂,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自己没有得到林凡原谅,他真的会死。听到这话,一旁的徐子恒,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而就在他想要安慰一下张天的时候!滴滴!一条短信的声音,响了起来。“玛的!哪个王八蛋这么不识趣!有消息不知道打电话吗?发个屁的短信!”徐子恒心头怒火更胜,骂骂咧咧的拿出了手机。顿时看到,短信来自林光耀。“林光耀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给本少发信息,若是没有重要的事,看我不剥了他的狗屁!”徐子恒脸上森然涌动,手指一点,将短信点开!“少爷,姓林的在盛世包厢!速来!”轰!当看到这条消息,徐子恒的身体,不由狠狠一颤。紧接着,无边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小安,你和苏总认识很久了吧?”我神情一愣,装着不知道胡明问这话的意思。“胡总,为什么你会这样问呢?”“小安,我没别的意思。我跟着苏总三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对新进来的员工亲自过问,关照。”胡明说着,盯了我一眼,嬉笑了一下,“小安不会是哪位领导的亲戚吧。”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胡明,看到我刚到这家公司,就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关注。胡*里一定是在想,就算我不是苏雅的亲戚,一定也是上面某位领导的亲戚。不然,对一个新来公司的职员,公司老板会如此热情过问我的情况。看样子,胡明是在试探我的来历,如果我真是有后台,他就想盘算着和我拉近关系了。“胡总,其实我......”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明打断了。“小安,你放心,我不会在公司同事面前说的。不过,在我们安雅尔公司,管理和能力上都要求严格,你要有思想准备。”听胡明这口气,他是把我看成是关系户了,认为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我也故意镇定,相信会有一天,我的努力和能力要让他对我另眼相看。我勉强地对胡明笑了一下。“胡总,谢谢你的指教,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会成为公司的负赘。”“小安,在我们这样的公司里,竞争是很激列的。进了公司以后,苏总对每一个人都要求很严格。”“以后,还望胡总对我多多的关照,刚到公司里,许多方面,还需要像胡总学习。”“小安,你也太谦虚了,既然我们能成为同事,以后,就需要彼此都关照。走,我带你到其他几个部门认识一下。对了,这次你是应聘的策划部,是吗?”“是的,策划部总监助理。”“那我就先带你去策划部,把方总监介绍给你认识。”胡明带着我,经过几间办公室,来到了策划部总监办。原来,策划总监是一个女人,年龄看上去比苏雅要大几岁,但方总监打扮得很时尚,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很有修养魅力的女人。一头卷发,染成了淡黄色,远远就能闻着,她发丝里散逸出来的那一股股清香。“方总监,给你介绍一下新来都同事,属于你们策划部的。小安,给你招都特别助理,很能干的一个小伙子。”“安夏,我看过你的资料。你都资料写得很优秀,但实际工作能力,还需要在工作中才能体现出来。我这人对下属要求严格,小安,如果要当我都助理,你就要有吃苦和埃骂的心理准备。”“方总,我一定虚心的向你学习,争取做到让你满意。”“不是争取,是一定要做到让我满意。如果你现在觉得胜任不了这份工作,可以给苏总说,帮你换一个部门。”“方总,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那就好。”“方总,那你先忙,胡总带我到其他办公室认识一下。”“嗯。”方总监点了一下头。她的名字叫方芳,名字和人一样,简洁干练,看上去很是舒服。离开方总监的办公室,胡明又带着我去了营销部,公关部,后勤部。一圈转下来,安雅尔公司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女成群。就算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气质也不凡,外表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为何,胡明带着我每到一间办公室,他把我向同事们介绍以后,办公室里的人都要小声的议论几下子。好像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特别人物。难道,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和胡明一样,把我误认为是关系户。我和苏雅的关系,公司里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只是,我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叮嘱,一定是这个原因,才会引起公司里其他人的猜疑。“小安,苏总从医院回来后,还会针对你们新进来的员工开一个会议。我今天只是先把公司的情况给你介绍一下。”“苏总病了吗?”“可能是感冒了吧,她说到医院去输液。”“哦,她没有说去哪家医院?”“这个我倒是没有问,不过,苏总看病的时候,经常都是去市中医院。”“哦,最近流感严重。”“小安,等苏总回来把会议开了以后,再给你安排办公室,你看,这样行吗?”“好的,不是还有其他新员工吗,到时一起安排吧。”“小安,你就先在公司行政部去坐坐,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胡总,你去忙。”胡明离开后,我也马上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在搂下打了的,赶到市中医院。刚才在安雅尔公司听到苏雅病了,我心里就对苏雅牵挂起来,很想马上就知道苏雅现在的情况。于是,我急切的想来到苏雅的身边,关照着她,给她生活的呵护。在市中医院号病房,我找到了苏雅,她正躺在铺上,一只手上插着输液管。当我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苏雅有些惊讶,同时,她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些惊喜。“安夏,你今天不是去公司里报到吗?你怎么到医院来啦?”苏雅抬了头,看着我。我走到苏雅的身边,说:“我已经去过公司了,也向行政部报了到。听到胡总说你感冒进了医院,我放心不下,就想过来看看你。”苏雅感激地一笑,说:“我只是小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有你来看望我,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是你一个人在医院,害怕你一个人无聊,我就想过来陪着你,谁让你是我的苏姐呢。”“今天去了公司,感觉怎么样?”“有些惶恐,公司里的人都认为我是有特别的来历,对我很热情。苏总,是你给公司行政部特别交待的吗?”“交待什么?”“就是让胡总好好接待我。”“对啊,你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人才,对每一个加入我们公司的人,我们都会热情的欢迎。”“可是,公司里的人却对我有些误会。苏总,虽然我叫你苏姐,也喜欢和苏姐在一起共事,不过,苏姐以后能不能不给我特殊关照呢,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公司里的一员,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我们都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来说话。”苏雅招招手,“过来。”我坐下后,苏姐拉着我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生苏姐的气了啊,其实,我也没有对你有特别的关照。我把你要进我们公司,并不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而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能干的男生,充满了活力。看到苏姐那张迷人的脸蛋,我真想去亲着它,感受着它的温暖和柔滑。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上司,不再是那天夜里在我家睡觉的女人。从现在起,我对她只能是像对待上司一样,尊敬着她,支持着她。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把我的手放在了苏雅的脸上,苏雅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微笑,表现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怎么样,好些了吗?”我轻柔地拂着苏雅的脸,关心地问着。苏雅点头,笑着回答我。“好多了,只是小感冒,等把瓶里的输完,就回公司里。”《擎天第一宗》《冰上独舞》《岳两女共夫》《以桃子之名》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黑客小说》。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wsjob.com/wapbook/12959_193318.html
黑客小说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