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都会国际平台 目录共8488章

首页

大都会国际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4515章 醒来后

大都会国际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wsjob.com

西山义勇军无数次的大小战役里,莫不有丁雄的身影。同昌地面上无论鬼子、伪军还是大小山头上的马帮土匪,听了丁雄的名字谁不颤上三颤?虽说蝎虎子从来没见过丁雄,可一听许三姑说这小道士的眼神与丁雄相似,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这话要是别人说的话,可能还没什么准谱,可许三姑当年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她说的话,总是还得做数的。如此一来,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都集中在田豹子的身上,田豹子站在地中央却似笑非笑,反而打了个稽首,口称:“无量佛!”“嘿!”草上飞到是笑了,“就这熊样,还能和大名鼎鼎的丁雄九分相似?许当家的你可别逗了。今天这是事儿多活儿忙,等哪天闲下功夫来的,我好好拎扯拎扯他。”这“拎扯拎扯”是东北土话,可以理解为“教训教训”或是“玩弄玩弄”的意思。那边许三姑还没说话,一边的李白脸却突然一拉草上飞的衣角,低声道:“说话小心点!”看李白脸不似开玩笑,不由得草上飞心里暗暗吃惊。这李白脸可是蝎虎子的结义兄弟,也不是头一天出来闯江湖的生荒子,怎么看李白脸这意思,好象到是怕了田豹子三分?平常草上飞和李白脸关系也不错,闲下来还偶尔比划比划,草上飞自认李白脸的功夫也不在自己之下,怎么这小道士有啥通天本事,能把李白脸吓成这样?那李白脸站在一边,却还觉得脖子发凉。直到现在心里还在想着,那小道士是怎么出剑的?怎么一招就把自己给治住了?这事要传出去的话,他李白脸以后也不用再行走江湖了。“嘿嘿!”蝎虎子突然冷笑了两声,站起来冲着田豹子一抱拳,“想必道爷就是圣清宫后山的田道长了,常听王道长说起,也算久仰大名了。能让王道长赏识的人不多,本来应该好好的喝两杯,向田道长讨教讨教。不过今天实在是不方便,田道长也能知道,今天我们‘穷党’出大事了。我们几个人和白石沟许当家的,正在商量大事。田道长不是我们‘穷党’的人,在这里怕是多有不便。还请田道长行个方便回避一下,等这段事过去了,我蝎虎子得出闲来,咱们二人好好喝点,也算认识了!田道长意下如何?”要说还是蝎虎子久闯江湖,别看不识几个字,可这场面上的话,却说得头头是道。只拿眼睛扫视着田豹子,心想不管你这小道士有啥本事,大爷我几句话还不把你给挤兑出去?其实在内心深处,蝎虎子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这小道士的眼神太可怕,有他在这里,指不定会出啥意外的事。“就是,就是……”玄机子也走了过来,对田豹子说道,“我说田豹子,今天这里没你啥事,你快点回后山。咱这‘穷党’能不能过得了今天晚上,都说不定呢。你收拾收拾东西,回头真要是……真要是……唉,反正我肯定叫人去通知你,你直接从后山就走吧。”虽然玄机子没说“真要是”什么,可这意思,大伙也全都听懂了。就连许三姑都皱了皱眉头,自从西山的义勇军解散以后,这王道长的“穷党”就算是同昌地面上唯一一支本地的抗日武装了,这“穷党”要是再散了,光任许三姑和她手底下这百十号人,肯定是顶不住鬼子的,早晚有一天,许三姑也得带着人跑路。“我知道出大事了。”田豹子的声音不高,“这不才来了吗?”说着,又四处看了看,“还行,不算伤元气。咱圣清宫的人,还有多少?”“算上我还有二十七个。”玄机子下意识的答道,立刻又问,“你问这干啥?”“你看看,这不还有二十多活人吗?”田豹子一笑,“我让大肚子在外头探着路呢,别看鬼子围得紧,但这牵马岭四通八达,光凭外头那百十个鬼子,还困不住咱们。一会儿等大肚子回来了,你们跟着大肚子走,估么着天亮前就过闾山,往清河方向走,鬼子拦不住你们,放心吧。”“啥?”玄机子一愣,“你……你这话啥意思?”“这话都听不明白?”田豹子也是一愣,“你们在这破山洞子里守个啥劲?现在天黑,鬼子还没发现这里,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肯定搜山。有周青皮跟着呢,这么大个山洞,你以为藏得住?到时候,还不是全当了鬼子的刀下鬼?”田豹子的话虽然冲着玄机子说的,可一边的蝎虎子、许三姑等人也是心头一凛。这一晚上坐在这尽干些狗扯羊皮的事,正事还一丁点都没商量呢。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开始搜山,到时候把山洞一堵可就连锅端了,一个都跑不了。“我……我不走!”玄机子突然涨红了脸,“王院监被鬼子抓了,还有八十多位同门也当了鬼子的俘虏,你……你让我扔下他们,就这么跑了?我不走!”“对,我们不走!”“说死也不能走!”跟在玄机子身后的几名道士纷纷说道。这些人都是圣清宫的人,平常也是王道长的心腹,本来想着让蝎虎子等人带领着他们去救王道长,现在田豹子突然说让他们走,个个激动了起来。“啊?啊?”田豹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的疑惑,“不走?不走留在这干啥?”边说,边拿手一个一个的指着,“等死啊?”“死则死矣!”玄机子大声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可今天我们非救王院监不可!”“哟哟哟……”田豹子牙疼似的喊了起来,“劲头不小啊?还救人?就你们几个?别激动,别激动,咱先不说救人的事,我问问你们几个,王道长是怎么让小鬼子给抓的?”被田豹子这么一问,玄机子等人顿时没了话音。今天晚上就是这件事,处处都透着诡异,到现在也没人明白,牵马岭老营是怎么让人给端的,王道长又是怎么被抓的。“就这事都整不明白,还救人?”田豹子的声音可有点高了,“吃屎你们都抢不上热糊的,让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我……”玄机子一时语塞,被田豹子一教训,让玄机子这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说,田道长……”蝎虎子在一边有点听不下去了。那玄机子毕竟四十岁的人了,这田豹子说出大天去也超不过二十五,咋训玄机子就跟训三孙子似的?“没你事。”田豹子却一瞪蝎虎子,“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道观里的事,轮不着外人插嘴。”刚刚蝎虎子说今天晚上的事是“穷党”的事,让田豹子回避,现在田豹子反过来说了句“道观里的事”,不由得让蝎虎子有点脸红,却不知道怎么还嘴才好。“你们一个个的,跟着王道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田豹子却不再理会蝎虎子,转过脸继续训着玄机子等人,“长点脑子不行吗?今天晚上这事还看不明白?没有内鬼的话,王道长能让人抓?内鬼是谁都不知道,你们还敢去救人?鬼子等拍着巴掌等你们去呢!”夜已深,山风凛冽,虽是背风口,可那丝寒意却总是越来越浓。插在洞壁上的火把摇曳不定,映得众人脸色也乎明乎暗。。我笑了,夹了块鱼肉放到嘴里,咀嚼着道:“婉姐,你的厨艺真不错,这菜做得真地道。”徐海龙点了点头,风趣地道:“韵寒还是不错的,家里家外都能干,在单位里也我吃香。”婉韵寒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那能怪谁?还不是你太倔强了,前些年我说了,找二叔活动一下,把你调离公丨安丨口,去银行班,你是不肯呢!”徐海龙咧嘴一笑,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皱眉道:“不行,干丨警丨察容易瘾,这身警服穿之后,舍不得脱下来了。”婉韵寒有些不高兴了,悻悻地道:“你啊,只顾着自己,从没为我们娘俩想过。”徐海龙放下杯子,淡淡地道:“韵寒,你放心好了,那些人今后不会再来骚扰了。”婉韵寒微微一怔,纳闷地道:“你怎么这样肯定?”徐海龙双手抱肩,淡淡地道:“已经在宾馆谈过了,还好,没谈崩,那家伙亲口答应,不再找麻烦了。”我微微皱眉,诧异地道:“徐队,那人到底是谁?”“赵立强,外面都叫他强哥,这人是青阳一霸,相当不好惹!”徐海龙伸出筷子,为我夹了菜,皱着眉道:“不说他了,小泉,来,吃菜吃菜!”“好的,徐队,别客气,我自己来。”我微微一笑,暗自记下这个名字,与徐海龙夫妇说笑着,聊些轻松的话题。饭毕,收拾了桌子,婉韵寒起身进了卧室,很快,捧着一个沉甸甸的档案袋过来,交到徐海龙手里。徐海龙笑了笑,把档案袋放到茶几,诚恳地道:“小泉,你救了我们家两条人命,这是我们夫妇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我微微皱眉,又把档案袋推了回去,态度坚决地道:“徐队,次我不是都已经说了嘛!这个钱我不能拿,要是拿了,咱们之间的情分淡了。”徐海龙很是执拗,连连摆手道:“这是两码事儿,这个钱,你务必收下。”婉韵寒也在旁边帮腔,笑盈盈地道:“小泉,我们是诚意答谢,你不要推辞了。”我把档案袋推开,板起面孔,故作生气地道:“既然两位这样见外,那以后这个门,我也没法登了。”徐海龙愣住了,随即开怀大笑,拍着我的肩头,豪气地道:“小泉,你把钱财看得很淡,真不错,这样的兄弟,值得深交。”我这才露出笑容,转头看着婉韵寒,轻声的道:“领导,今儿到单位,感觉不太好,好像从到下,都没有把工作放在心,光想着混日子了。”婉韵寒莞尔一笑,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其实,不只是咱们开发区管委会这样,各个单位都大同小异,真正热火朝天干事业的地方不多,你要学会适应。”我却摇了摇头,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婉姐,这样可不行,我们应该趁着年轻,干出点名堂来,无论如何,开发区管委会这潭死水,都要搅活了!”婉韵寒吃了一惊,稍作思索,点了点头,用轻柔而坚定的语气道:“好吧,小泉,你先熟悉下工作,有什么好建议,尽管提出来,到时候婉姐一定会全力支持你!”在婉韵寒这既然说了大话,我也必须全力以赴了。接下来,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先花了一周的时间,查阅了相关资料,对过去几年的青阳市招商引资情况,进行详细了解。接下来的日子,我又和股长婉韵寒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开发区进行调研,调研工作不仅限于开发区的投资环境,也涉及到了区内现有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随后,两人马不停蹄去各机关调阅档案资料,对青阳市的现实情况,发展规划,以及产业结构,都进行了深入调查,掌握了许多第一手资料。回到开发区管委会之后,我亲自操刀,撰写了一份招商引资的计划书,在这份计划书里面,我提出了筑巢引凤,安商稳商,以商招商的发展规划。婉韵寒在看了计划书之后,不禁感到暗自吃惊,这份计划书的很多内容,都是她从前根本没有想过的,即便是理解,也无法用语言来准确地表达出来。其有几条建议,尤其让她感到印象深刻,一条是,变过去‘招新项目,引新项目’的一条腿走路,为实施‘企业嫁接招商,以存量换增量,培育产业龙头’,以实现两条腿走路。另外一条,则是实施链条式发展,在产业配套方面做章,不但要争取到大企业进驻,还要顺藤摸瓜,引进下游配套企业,进行科学布局,以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一条更有针对性,是靠完善奖励制度,来提高招商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并加强培训,充分提高大家的业务水平,在此基础,将部分人员下派到企业和乡镇开展工作。这样做的好处,一是能够提高开发区管委会内部的工作效率,二是可以拓宽招商引资工作的渠道,有利于形成多点开花,全民招商的局面。把这份计划书反复读了三遍,婉韵寒心里受到的震撼,实在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前些日子,她不辞辛苦,甘愿陪同这个年轻人四处调查,其实只不过想兑现承诺,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一种感恩之情,并没有想到会搞出多大的名堂。却没有想到,这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居然能有如此水准,这实在是令她感到不可思议,在重新望向我的目光里,竟然多出了几分敬畏。“小泉,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真是太棒了!”婉韵寒感到极为振奋,忙收起材料,走到我的办公桌前,小声地道:“小泉,走,咱俩一起去办公室,把材料交给孟主任看看吧!”我轻轻摇头,压低声音道:“不必了,领导,还是你去合适。”婉韵寒眨了下眼睛,半开玩笑地道:“那你不怕我独占了这份大功劳?”我笑了笑,轻声的道:“当然不怕,而且,最好和孟主任讲,这是你亲手写出来的,不然,他可能会有别的想法。”“那哪能呢,你想得太多了!”婉韵寒笑了笑,手里拿着材料,美滋滋地走了出去。而这时,办公室里的马学保放下报纸,与沈道琼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脸都露出暧昧的笑容。婉韵寒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的表情,她拿着资料,径直了三楼,敲开了孟晓林的主任办公室。孟晓林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眼睛一亮,赶忙用手捂住话筒,笑容可掬地道:“小婉,有日子没见面了,你快坐。”“好的,孟主任,您先忙。”婉韵寒走过去,把那份资料放在办公桌,又拉了椅子坐下。孟晓林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眯着眼睛,在婉韵寒俏丽的脸蛋瞄来瞄去,心情愈发荡漾起来,说话的声音也爽朗了许多。“好的,好的,那这样,刘局,咱们改天再叙!”说完,他放下电话,拿起桌的材料,翻了几下,连连点头,笑眯眯地道:“小婉,这是你写得吗?很不错嘛!”婉韵寒有些不好意思了,摇头道:“不是,孟主任,我哪有那样的水平,这是叶庆泉写的。”孟晓林皱了下眉头,随即面色微沉,把材料丢下,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不咸不淡地道:“哦?叶庆泉,是那个刚来半个多月的毛头小子?”。  教委家属楼却在没有建好广场的时候就得天独厚的占据在广场的东侧了,分房时郑焰红还没有到教委工作,但多亏了当时的教委主任留了几大套房子说是预备给市领导做人情,郑焰红来了才顺理成章的买了一套。一路穿过广场,郑焰红在春天的傍晚怀着春天般的心情走回了家里。这栋家属楼并不高,一共六层,郑主任家的复式楼中楼就在三楼四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家里请的小阿姨田双双迎出来接住了她的手提包笑着说道:“郑姐您回来了?小虎可乖了在写作业,范大哥也回来了,咱们先吃饭吧?”郑焰红心情很好,就点头说道:“行啊,咱们先吃饭,吃完饭一起出去到广场看花去,我刚回来路过广场,看桃花都开了,可好看了!”范前进听到她的声音,慢吞吞从卧室走了出来,谁知他的眼睛一落到妻子的身上,居然触了电一般大张着嘴愣住了,脚步也停留在卧室门口不动了。郑焰红意识到了丈夫的变化,心里得意,却偏偏做出不屑的样子说道:“盯着我干吗?不认识我了?”“呃……焰红,你今天看起来真……怎么跟平常不一样了?”范前进的确是对妻子的突然变化十分惊艳,他居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那么陌生,让他对她熟悉到摸到她的手都跟摸自己的手一样的那种漠然一扫而空。郑焰红更开心了,她带着得意的笑意斜睨了范前进一眼说道:“无非是没有盘头发,还能怎么不一样?”可就是那一眼,就让范前进从双腿之间开始,激灵灵一直麻到脚后跟,头顶更是差一点连头发都竖起来了!吃饭的时候,范前进依旧是一眼一眼的不停偷看着自己的老婆,他一方面是惊讶,另一方面也是疑惑,疑惑自己为什么从来没发现老婆的脸居然这么红红白白的娇艳?一颦一笑居然也从以往的坚冰变得水水的那么温柔起来?吃完饭,小保姆就带着欢呼雀跃的范小虎小朋友出去看花了。郑焰红原本也想去,可是范前进却拉住了她说让她等等,她心下暗笑,但也十分开心,因为毕竟丈夫老久都没有这么激动的作出暗示了,看他拉着她的手心那只手,一直在轻轻的抠她的手心呢!门关好之后,范前进果真就受不住了,他一把揽住了郑焰红的腰说道:“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香啊?趁儿子不在,咱们赶紧亲热一会儿吧。”郑焰红笑眯眯的说道:“你这个人今天怎么回事啊?吃了春药了吗?为什么这么急吼吼的?”范前进也不解释了,就一路推着她进了卧室,夫妻间也没有那么多的客套,三下五除二扒掉了她的裙子,郑焰红放松的赤裸着躺在床上,那副姿态就让脱着自己衣服的范前进老牛一般粗重的呼吸着,脱光了就急不可待的扑了上去,跟吃饭穿衣服一样习以为常的进入了她,虽然今天看着老婆妩媚十分激动,但毕竟能力有限,依旧是匆忙动作了一二十下就缴械投降了。看着已经开始谢顶的丈夫气喘吁吁的趴在她胸口不动了,身体里面刚开始有感觉,正干渴的需要大力的冲击的郑焰红自然是说不出的沮丧。她毫不温柔的一把把范前进的大肚皮推了下去,自己一翻身下了床,连件衣服都不披就走进卫生间,还大力的把门“咔嚓”一声锁住了,马上,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范前进早就习惯了老婆的喜怒无常,所以他发泄完了就躺在床上,悠然的看起了电视,丝毫没意识到现在已经今非昔比,老婆有了一个跟他有着极度反差的良好榜样,他今天不疼不痒的这几下子,已经彻底把老婆给惹毛了!此时此刻的郑焰红站在淋浴下面,整个人仿佛成了一座压抑了无数能量却没有出口引爆的火山,憋屈的差一点尖声大叫起来,但是,她只能是死死地咬住嘴唇,让热水劈头盖脸的冲下来,企图用这种刺激来抑制住内心的渴望。可是,热水冲上身,却恰似一双不安分的男人的手一般无处不在的抚摸着她敏感的肌肤,让她的渴望更加加重了!她的眼前又浮现出了赵慎三那强壮的身体,那粗大的本钱,还有他恶狠狠地冲撞……越想她就越是焦渴,就只好把身子靠在墙上,抬起一只脚放在浴缸的沿上,再一次冥想着赵慎三,用手满足了自己……勉强浇熄了心头的火焰之后,郑焰红筋疲力尽的仰卧在浴盆里,懒洋洋的泡着澡,微闭着眼睛想着自己该如何处理好跟赵慎三的关系。说良心话,前几天赵慎三的确是岌岌可危的!郑焰红虽然一方面贪恋他充沛的体力跟他得天独厚的本钱,但是却依旧是从内心深处惧怕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的!要知道郑焰红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种极其严格的家庭教养环境下,无论是心理还是习惯,都让她无法纵容自己被身体的渴望左右了头脑。所以,在她办公桌的抽屉里,早就拟好了一份文件,就是关于下派赵慎三同志去市一中挂职锻炼的,她的意思是,眼不见为净,赶紧打发这个年轻人走了,她的一腔危险的享乐主义也就会随着时间渐渐消灭掉了。但是,刚刚范前进的行为又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沮丧跟不甘!她愤愤不平的想:凭什么别的女人,例如赵慎三的妻子一样拥有强壮老公的女人就能天天享受到做女人的乐趣?而她出身将门的、身居高位的、又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却要天天跟范前进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吃一辈子不放盐的饭菜?的确是人比人气死人,而且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如果没有赵慎三的胆大包天,也许郑主任真会一辈子认为男女之间那点儿事就那么回事!可现在,她却在没有满足的沮丧中又猛然升起了一阵恐惧之心——如果放逐了赵慎三,接下来的这辈子,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岂不永远无缘品尝了?“不行!不能放走小赵,我要哄住他,让他死心塌地的服侍我!”女人最后做出了这个决定,也就有了赵慎三的升迁了!赵慎三,不,现在应该叫赵主任了!赵主任这几天的际遇简直可以用“传奇”两个字来概括了!几天前,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任人欺负的小科员,在人才济济、关系复杂,背景后台硬挺的科员多多的市教委里,委实属于狗尾巴草一般的人物,就算是高贵点的人遛狗,都会毫不客气的在他头上踩上一脚的。可老天爷似乎永远都会给任何人一样多的机会,就算是狗尾巴草一般的赵慎三,也会有时来运转的这一天啊!他想起来就想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高声念上百儿八十遍“祖宗有灵”,然后再模仿星爷的经典台词来上几句:“曾经有一个上与不上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可以选择不上,更可以选择上,祖宗保佑啊!我上了!于是,我升了!如果老天让我再次选择上与不上时,我一定还会义无反顾的上,哪怕上了是刀山火海粉身碎骨,也好过一辈子不发达郁郁终生!”这份得意埋藏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委实是上不可告天地,下不可告爹娘,这就让他瞬间发达的快乐多了几分无人分享的遗憾,但是他宁愿一个人遗憾,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给两三知己听,毕竟,他太知道自己的升迁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了!。“爷爷?这辈分长得可真够快呀!”孟浩呵呵一笑,转头看向朱笑笑,“对了朱小姐,医生说我可以随时出院,别忘了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他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要走,朱笑笑却突然尖声大叫起来。“姓孟的,我不管你是不是使妖法,但我告诉你,你闯祸了,你真的真的闯大祸了!这一次向思思也保不住你,你百分之百会被人大卸八块丢进江里!”“是吗?”孟浩回过头来看着朱笑笑。“你知道张勋是谁吗?他可是疤哥的小舅子!你知道疤哥是谁吗?他可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头号心腹!别说你,就算是向老爷子得罪了疤哥,也会连累到整个向家因此垮掉!”“这样啊!”孟浩无所谓地点一点头,“红叶商会我知道,据说商会董事长陈河心狠手辣人见人怕!只可惜疤哥固然是红叶商会陈大少的心腹,但张勋却并非是疤哥的什么小舅子,他姐姐不过是疤哥众多情妇中的一个罢了!张勋手脚齐全的时候还能帮疤哥跑跑腿,如今成了一个残疾人,疤哥只怕未必还愿意替他出头!不过嘛……”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两眼上上下下打量着朱笑笑。朱笑笑直被打量得浑身发毛,方要色厉内荏说一句话,孟浩抢先开口把话说完。“你跟疤哥应该是见过面的吧?疤哥好像对你很眼馋是吧?如今张勋成了残疾人,我看你不如委身疤哥算了,反正你也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疤哥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朱笑笑打破头也想象不出孟浩为什么会对疤哥的事情知道得如此清楚,一时张口结舌难以对答。孟浩不去理会朱笑笑的神态表情,而是抬起脚来,向着仍跪趴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个小流氓身上一踢。“你起来,去告诉疤哥张勋被我打残了,让他赶紧过来接收朱笑笑小姐!”那小流氓一个愣怔,不敢说话只管叩头。“快去,去得晚了小心我也打断你的一条腿!”孟浩面色一沉。小流氓仰起头来偷偷瞧一瞧孟浩的脸色,终于胆战心惊爬起身来,小心翼翼打开病房门,然后便跟兔子一样飞跑而去。朱笑笑心里一阵发冷,颤声问道:“你你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帮你找个好姻缘啦!”孟浩呵呵一笑,“你别指望投靠聂三少,聂三少肯用你,不过是因为你跟思思的闺蜜关系,可如今思思已经看清楚了你的嘴脸,聂三少为了讨好思思,必然也会避你如蛇蝎一般!更何况你是疤哥看上的女人,聂三少未必肯为了你得罪疤哥!不过我听说疤哥不仅长得丑,而且在床上还有些暴虐倾向,但愿你能忍受得了……”疤哥有暴虐倾向的事朱笑笑也听说过,之所以她明知疤哥对她有动心,却一直不肯投入疤哥的怀抱,正是为此。如今被孟浩一口揭穿,而且已经指使那个小流氓去找疤哥汇报去了。她可以想象疤哥听说消息,必然会火速赶来,没了张勋帮她遮挡,今晚她肯定逃不过要受疤哥的辣手摧残了。她禁不住瘫软在地浑身发颤,此时再看孟浩,从前的窝囊废,如今笑得跟个恶魔一样。“好啦,我真要走了!”孟浩满脸含笑分外舒爽,“麻烦朱小姐在帮张勋办入院手续的时候,顺便帮我办了出院手续!……哦对了,别指望报警告我故意伤害,你也说了张勋的背后是疤哥,而疤哥干的都是非法勾当,一旦丨警丨察介入调查,疤哥第一个先会弄死你!”孟浩洋洋洒洒拉开病房门,丢下丧魂失魄的朱笑笑,施施然地走了出去。两年了,这两年他忍气吞声做人家的上门女婿——向老爷子并没有要求他做上门女婿,一旦他跟向思思有了孩子,还是会随他的姓。可实际上,他比上门女婿更不如。因为上门女婿最起码还能跟妻子同床共枕,可他呢,连跟向思思同房的资格都没有。偏偏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就连他夫妻间的这点秘密,也被传遍了整个红山市。那就令所有人都对他更加的瞧不起,因为连法定老婆的房间都不敢进的男人,基本上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了。所以每个人都能对他肆意羞辱,每个人都能对他随心践踏。而他为了妹妹能够生活富足,为了能够继续待在向思思身边,还不得不忍气吞声。直到今天,他终于扬眉吐气。正好在医院门口碰见孟馨,而孟馨惊诧地发现,她哥的腿好像完全好了。“哥你多走几步我看看!”孟馨不相信地推着孟浩往前走。孟浩左腿的残疾本来就非常轻微,要仔细观察才能看出他走路颠簸。但是现在,即便仔细观察,那一点颠簸感也完完全全没有了。“哥,你的腿真的好了,怎么回事?”孟馨喜不自禁,却又不敢相信。“可能是从七楼掉下来,把从前没接正的地方恰巧接正了吧!”孟浩只能如此回答。孟馨不相信地看着她哥,虽然满怀疑惑,可是除了她哥说的这个理由,她也想象不出其他的理由来。可能这就是因祸得福吧!——最终她只能这样想。眼瞅时间不早,孟馨想回学校去,孟浩说道:“今天正好是周六,你回学校也没课,不如等明天下午我送你回学校吧!”他一直以为孟馨在学校过得不错,到如今他才知道,其实孟馨在学校同样受尽欺辱。而他不止是要自己扬眉吐气,也要让妹妹挺直腰杆。“你不用送我去学校,而且我也不想去你们别墅住!”孟馨说,有点别扭。孟浩明白她的心思,她是既不想让哥哥看到她在学校过得不好,更不想去别墅撞见了向家人。“我这次肯定要送你回学校!不过你要不想回别墅住,就去你那个好朋友那儿住一晚吧!”孟浩说,不容置疑。孟馨在两年前跟着孟浩来到红山市以后,很偶然的机会,遇到她一个初中同学在红山打工,并嫁给了一个本地人。那个同学热情善良,算得是孟家兄妹在红山市极少有的几个贴心人之一。“你说孔琳啊?我还欠着人家几万块钱呢,实在是不好意思往人家里走了!”孟馨说。“正因为跟人家借了钱,更不应该老躲着不见面!何况几个月时间过去,咱们也应该还钱给人家,并且稍微做些报答了!”孟浩说。他跟妹妹自从来到红山市投靠向家,虽然说吃穿不愁,但手头并非十分宽裕。偏偏几个月前老家的姨母生了重病,孟浩不好意思跟向思思要钱,只能拿出所有的积蓄。另外孟馨还跟孔琳借了八万块,到现在都没还能还清。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孟浩做人的准则。如今有了能力,该报的仇肯定要报,但报仇之前,首先要报恩。“可是哥刚刚从医院出来,哪里有钱还人家呀?”孟馨问。“这个你放心,哥有的是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呀?除非是跟嫂子要!”“我不会跟你嫂子要钱!”孟浩摇头。当初姨妈病重的时候他都没好意思跟向思思开口,更何况是现在了。,李小亮坚定的道:“爹,嫂子,你们别劝我了。这事,我决定了。”听着李小亮的话,李忠军抓着李小亮的手一颤,然后慢慢的放开了。宋巧莲要说什么,也被他挥手止住。他佝偻的身子也站的直了些,目光复杂似又有些年轻时当支书时的气度。“小亮,你长大了。”李忠军直直的看着李小亮道:“爹老了,有些事做的不够好,但你该知道,爹这心里装着你。你是大人了,有决定爹支持你,无论啥样,这里都是你家。这事谁说了都不算,我说了才算!”“嗯。”李小亮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李忠军对他的疼爱之情:“爹,我会常会来看你。”“说啥傻话,回家就是回家,看啥看我我,你先出去看看实习的单位过几天就回来,回家是该的,不是啥看我不看我的。”“……嗯。”李忠军的语气虽然带着训斥的味道,却让李小亮冰冷的心融化了些许。李小亮心目中,那个带着雷厉风行的李支书更象一个一家之长,只是这些年,家的重担压的李忠军不再象他自己。他点头应着,道:“我知道了爹,你们回去吧。”李巧莲又想再说话,却见转身回家的李忠军对她使了个眼色,便也对李小亮点点头,犹犹豫豫的跟着李忠军回去。李忠军转身的刹那,李小亮突然感觉这月光下,李忠军脸上的皱纹似是更深了一些,他猛然感觉这些皱纹象是自己给李忠军刻上去一样,心里一时百味具杂。他仰面向月,长长的呼了口气。这次见面,有喜有乐有悲有痛,却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真的长大了,而为自己遮挡风雨的人真老了,这个家并不是他一辈子生活的地方,但却在他心的一辈子的家。无论前路多危险,他也要闯荡下去!他伏身拿起包,正要走,却感到胳脯上多了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回过头,看到的是目光莹莹的林玉芳。“嫂子。”“今……天晚了,明个儿再走吧。你,还没吃饭呢,要不,去我家吧……”林玉芳的声音象柔柔的风,却吹进了李小亮的心里。他象没有了魂一样,任由林玉芳拉着,一步步,走进了刘家。这一幕被一脚迈出院门的宋巧莲看到,宋巧莲吃了一惊,眼睛左右看了看,做贼一样退回院子,又看了一眼刘家的大门,随手把院门关上。其实宋巧莲也没有看见胡同口的阴暗角落里,闪过怨毒的一张脸。“呸!”李二胜在地上吐了口唾沫,阴狠的看了看刘家的大门,嘴里骂出两个字。“**!”回头走了。李小亮走进刘安家,等林玉芳插上大门才明白他过来。他一激灵,感觉自己这事办错了,不由一阵慌乱,转头对林玉芳道:“嫂子,大婶子她……”话说了一半,他突然想到刘安家现在居然连点灯光都没有。这有些不对啊。“家里……没人。”林玉芳说着低头向堂屋里走。“啊?”李小亮傻呼呼一呆,这是啥意思?家里没有人……难道她想同自己……不对不对,林玉芳不是这样的人,可家里怎么没人呢?李小亮胡思乱想的跟着林玉芳走进屋,等林玉芳一拉灯后,他又是一呆。整个堂屋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个矮旧桌子破凳子,再不见一件东西。随着林玉芳拉开偏房的灯,李小亮看到偏房里也是同遭贼洗劫了一般。林玉芳却象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打开了各房的灯看了一下,从一个旮旯里拿出些面,然后去厨房里生火做饭。李小亮怔怔的站在堂屋,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印象中,刘安家绝不是现在的样子。虽然刘安家不能算是富裕,但过的还不错。沙发家具全套,电视洗衣机也有,哪里会是现在这种被鬼子扫荡后的情形。他冲进了厨房,对忙个不停的林玉芳道:“嫂子,这是杂回事,这是杂的了?”揉着面的林玉芳,平静的道:“都卖了。”“卖了?杂卖了?谁卖的?”李小亮不得不急。当初刘安同他兄弟一般,刘安病故意,他还下决心要照顾刘安家的人。可现在,刘安的老娘不见,家也成了这样,他哪里会受的了。林玉芳抬起了头,看着李小亮的眼睛没说话。李小亮突然明白,自己不该向林玉芳吼。就林玉芳的样子,卖东西的事绝对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那除了林玉芳,就是刘安的老娘范翠红。再想想今天碰到的一系列异常,李小亮想到了,这事很可能出在范翠红身上。“嫂子……”当当当当当。林玉芳熟练的切着面叶,没有理会李小亮的话,自故自的道:“都卖了,就两个月的功夫,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这房子也差点卖了,不过没卖房子却把俺卖了。”“范翠红?!她疯了!”“那些人都疯了,是被骗去那个地方的人都疯了。一个个象疯子一样,说自己会有多少钱多少钱,却一个个骗自己的亲人,骗了钱再骗人。”李小亮脑子里浮现出两个字“传销”。这东西同林玉芳说的一样一样的。林玉芳的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她突然扔下菜刀,一把抱住李小亮。“俺好怕,俺好怕!那些人象疯子,象魔鬼,他们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他们看人就是象在看钱,象是要吃人一样。”李小亮被林玉芳抱着,却没有一丝欲念,心里咯噔一声。他能想象的出,林玉芳就象是一只小白兔,被扔到狼群里的样子。如果不是林玉芳生性胆小,怕她现在也变的同那些人一样了。“婆婆卖了所有的东西,又骗人,有点关系的亲戚她都骗,后来村里的人都不放过。”李小亮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忠军、宋巧莲对林玉芳那样的态度了。“最后,她没有人骗了,又说我不听话,准备把俺卖了……”林玉芳抱着李小亮嚎啕大哭,却让李小亮浑身一紧。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这是要出事啊……“没事了,没事了,嫂子,都过去了,过去了。”李小亮拍着林玉芳的后背,笨拙的劝导安慰。这劝人的活,他真没干过,很是一幅呆傻的样子。对于林玉芳的遭遇,他又心疼又可怜,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暗自祈求这样有点效果。林玉芳抱着李小亮越哭越大声,她的心一直提着,情绪一直藏在心里,今天这一哭,她仿佛把这次的事还有以前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一时止也止不住。李小亮手足无措,木呆呆的站着,拍也不管用,劝也不管用,到后来林玉芳没停下,他倒是急的直冒汗。好在林玉芳发泄不久,没多大会,就渐渐声音小了下来。李小亮这才松了口气,说:“嫂子,你哭累了,要不,我来做饭吧。”他说完就后悔,啥叫哭累了。不过,一句不当的话,却让林玉芳愕然抬起了头,等林玉芳看到李小亮那尴尬的表情同额头上急的汗,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李小亮,林玉芳开始只是佩服。后来,李小亮常来她家,接触的多了,感觉这个偶像般的人物更真实了。在她眼里,李小亮知书达礼,又诚实可靠,再加上学识渊博,心地善良,渐渐对李小亮生了情愫。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只能把这份情深埋在心底。《深化呓语》《晋宫玄迷》《岳两女共夫》《弥生茶楼》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都会国际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wsjob.com/wapbook/18575_722420.html
大都会国际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