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互博直营 目录共9768章

首页

互博直营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8786章 醒来后

互博直营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wsjob.com

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追悔莫及。从酒吧出来,我准备去开车,张萍却把我拦住了,说:“喝了那么多酒你就别开车了,把车停在这里,明天再来取吧。”我说:“没事,不管喝了多少酒我开车都很稳的,你放心好了。”张萍撒娇道:“人家想走走嘛,你看今天的月色多好啊,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大学时代,那时候多年轻多快乐啊。”张萍拉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摆,央求道:“你陪我走走吧,算我求你了。”这个女人太能缠人了,我只好和她并肩走在灯光迷离的酒吧街上。这条街叫陇南路,因为这里经常发生酒后群殴的事件,也有个别不地道的人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破头街。破头街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路两边全是小酒吧,酒水价格也不贵,很适合年轻人消费。走了走,我感觉清醒了许多,刚才的疲惫和睡意逐渐退去,人也精神了些。夜风很温和地吹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正中天。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姑娘陪在身边就更美好了。路过一家音乐酒吧时,里面传出的歌声吸引了我,那是许巍的《我的秋天》。这时候正是江海的秋天,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我大学时代喜欢了五年的师姐余昔,顿时让我有些伤感。我停了下来,张萍也站住了,直到听完这首歌。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我发现张萍的目光也有一丝忧郁一闪而过。我说:“这个歌手唱得不错。”张萍说:“要不我们进去坐坐?”我想了想,这种伤感的情绪的确应该坐在酒吧里感悟缅怀一会。我爽快地说:“行吧,今晚我就舍命陪你啦。”进入酒吧,服务生带我们找座位时,我看到我约的那个名字叫林娜娜的女人正和两男一女坐在一起喝酒,这正好证实了张萍之前的判断。我刚刚已经消化掉的怨气和愤怒重新涌动起来,心里感觉特别不爽,真想冲上去臭骂林娜娜一顿才解恨。林娜娜也看到了我进来,表情有点尴尬。我心里想,他妈的臭三八,老子叫你喝酒不出来,别人一叫就出来了,真不是个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冲林娜娜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林娜娜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解释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好久没见了,今晚非叫我来。没办法,就出来和他们坐坐。”我说:“没事,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了。”林娜娜说:“真是不好意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林娜娜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她说完她看了眼张萍,眼睛里带着敌意,说:“这个你朋友啊?”我说:“是啊,你们先喝着啊,我们去那边坐。”说完我和张萍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喝什么。我看了看张萍,说:“你想喝什么?”张萍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我想了想,确实不喜欢喝饮料,干脆继续喝酒算了,反正今晚豁出去了,就说:“要不还是再喝点啤酒,我们总量控制就是了。”张萍用力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于是又喝酒,我真想喝醉了去球,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个林娜娜给败坏了。客观而言,我这个人并不是太小心眼,然而今晚林娜娜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职务听起来挺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所以一个小小的林娜娜都能不买我的帐。出来混的人都很势利,你权力越大面子越大,有实权的人和没实权的人完全是两个层次。张萍心情倒是很好,兴致也越来越高涨,喝了一瓶又一瓶,话也越来越多,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可我一句都没记到脑子里。我的座位正好在林娜娜对面,两个人不时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来林娜娜干脆不往我这里看了,不停地和她身边一个土鳖样的中年男人碰杯。张萍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她扭头看了眼林娜娜,又看了看我,说:“她就是今天放你鸽子那个女人吧。”我没吭声,张萍却完全明白了,兴奋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环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我帮你出气,气气她。”张萍的臀部硕大无比,而且特别瓷实,坐在我腿上感觉像是压了块石头,让我不堪重负。不过我注意到林娜娜看到张萍坐在我大腿上脸色好像变了变,不时地偷看我们一眼。这又让我心里十分舒服,张萍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吹得我欲火上升。我心想干脆假戏真做,好歹也杀杀林娜娜的傲气,故意把手伸进了张萍的衬衫里。张萍软绵绵地说:“坏死了你。”我贱兮兮地笑着说:“你不喜欢吗?”张萍说:“嗯,我最喜欢你这种坏蛋了。”我说:“你不喜欢王斌吗?”张萍气鼓鼓地说:“别提他,扫兴,他除了脾气大一点情趣都没有。”我纳闷地问:“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啊。”张萍说:“就是喜欢,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女人就是这样,只喜欢那些伤害她们,玩弄她们的男人,反而对她们越好越是得不到她们的心。难怪尼采说:去找女人吧,带上鞭子。过了一会张萍小声说:“他们好像准备走了,我们先走,让她以为我们去办事了。”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看行。”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太想和张萍发生关系,搞熟人的马子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女人引火烧身。考虑到王斌就算不是太在乎张萍,可万一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他的面子没地方搁,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这点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从酒吧出来,张萍几乎是粘在我身上,我说送她回家,她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也睡不着觉,她今晚就想玩通宵。我说这么晚了没地方去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她说不回去,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继续喝。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犹豫不决,搞朋友的马子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跨出这一步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到底值得不值得呢?张萍看我犹豫不决,不耐烦地说:“江海大少不会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吧?要不我出开房的钱,你再买一捆啤酒,我们在酒店里继续喝,喝醉了就睡。”我想了想,心里暗下决心,妈的,干吧,既然这个**已经送上门了,先干了再说。。婉韵寒连连点头,脸笑成了一朵花,有些兴奋地道:“对,是他,孟主任,真是怪了,他工作时间不长,来开发区的时间也很短,可居然能写出这样高质量的材料,真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孟晓林放下茶杯,双手摇着皮椅,声音淡漠地道:“小婉,你要知道,纸谈兵是没有用的,而且像他这样刚来的小同志,没什么实际经验,需要脚踏实地的虚心学习,不要起高调,那样很不好。”婉韵寒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孟主任居然会当面泼冷水,稍微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孟主任,您是不是再看下报告,里面确实有很多新颖的观点,对咱们目前的工作,很有启发。”“先不谈这个问题。”孟晓林把手一摆,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道:“小婉啊,这些天,你们两人一直在一起,对吧?”婉韵寒点了点头,疑惑地道:“对啊,我们俩一直在搞调研啊!”孟晓林皱起眉头,旁敲侧击地道:“小婉,你可能还不清楚,这些天,你们两人满世界地在外面跑,管委会里议论纷纷的,很多话呢,都不太好听啊!”婉韵寒意识到了什么,俏脸倏地红了,羞恼地道:“孟主任,那些都是谣言,根本不必理会!”孟晓林摆了摆手,拉长声音道:“小婉,你可不要大意,要知道人言可畏啊,更何况,你还这样漂亮,本身惹人注目,很容易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凡事还是谨慎一些为好。”婉韵寒睁大了眼睛,气鼓鼓地道:“孟主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孟晓林呵呵一笑,轻声的道:“没什么,小婉,我只是出于关心,给你提个醒,要知道,老张要调走了,办公室主任这个位子,我是看好你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表现,别搞出负面新闻。”婉韵寒涨红了脸,忿忿地道:“孟主任,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嚼舌头,但事实,这些日子我们两人一直在忙工作,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孟晓林跷起二郎腿,目光落在婉韵寒的裙摆,盯着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抬高音量道:“小婉,别生气,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相信你的,打心眼里相信,这个你尽管放心。”婉韵寒情绪不高,蹙着眉道:“谢谢孟主任的信任,嗯!那我先出去了。”孟晓林点了点头,笑眯眯地道:“好,小婉啊,你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又是管委会的业务骨干,以后有时间,可以常到我办公室坐坐,我们共同讨论工作的事情。”婉韵寒走到门口,还是有些不甘心,转头问道:“孟主任,那……这份资料?”“好,我再看看,再看看,以后抽时间,咱们俩好好讨论一下。”孟晓林扬起手的资料,笑容可掬地道,直到婉韵寒离开办公室,他才收起笑容,把资料丢到旁边,冷哼一声道:“不识抬举!”事实,孟晓林来到开发区管委会以来,对这位年轻漂亮的招商股长,一直存在着非分之想,每次看到她秀丽的面庞,饱满的胸脯,柔软的纤腰,都会引发无限遐思。然而,他也知道,婉韵寒的老公是公丨安丨局搞刑侦的副大队长,那可是身带枪的人物,轻易不能招惹,搞不好会吃枪子的。但是这样的女人老是在眼前晃荡,要说不动心,那也是假的,孟晓林也存了心思,多次进行暗示,希望对方主动投怀送抱。可尽管他多次抛出办公室主任这个诱饵,婉韵寒却并不感兴趣,孟晓林也已经意识到,这个女人虽然要强,却没有官瘾,这未免让他很是失望。不过,他也没有灰心,而是耐下性子,等待机会的出现,只要他老孟还继续坐在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不怕勾不这个漂亮女人。婉韵寒虽然心思细密,却也没想到孟晓林在打自己的主意,她回到办公室后,坐在办公桌后生闷气,暗自琢磨着,也不知是谁闲得无聊,编造出这些花边新闻。思前想后,觉得这人应该在招商股,而且,极有可能是沈道琼,沈道琼是出了名的长舌妇,经常会口无遮拦,讲些不着边际的话,她的嫌疑最大。不过,婉韵寒虽然是这间办公室的领导,却也只是个股长,与同事翻脸,吵闹起来,非但于事无补,反而容易让事态扩大,无奈之下,她也只好咽下一口恶气,不去和对方理论。过了一会儿,我走了过来,递一杯茶水,轻声问道:“领导,怎么样?”婉韵寒不忍打击我的积极性,笑了笑,柔声道:“还好,孟主任很重视,要仔细看看,过些天再进行讨论。”我信以为真,长出一口气,笑着道:“那好,咱们这些天,总算没有白忙乎。”婉韵寒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几份表格,努了努嘴道:“小泉,拿去填,过些天,我抽时间报去。”我接过表格,瞄见入党申请书的字样,心里明白了,笑着点头道:“好的,谢谢婉姐。”沈道琼探出脖子,向这边暼了两眼,神秘地一笑,暗自撇嘴道:“这是给小婉伺候舒服了,年轻小伙子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的,到底不一样啊!”我骑着自行车顺着马路飞速的滑行,有些暗淡的灯光在夜里显得格外凄冷,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忙,一直没和宋嘉琪见面,所以做完手头的事情后,索性趁着周末,干脆赶回家。有些熟悉的别克君越从厂门那边一下子射了出来,险些将我撞着,有些恼火的我刹住车,冷冷的注视着对方,我已经看清楚牌照,确实是周伟那辆车。君越车驾驶员看样子是喝了酒,挂了一个倒档,猛地一轰油门,然后又是一个急刹,刹车灯映得我全身发红。“看什么看?活腻味了,想找揍是不是?”车窗玻璃慢慢滑下来,醉醺醺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无名火起,算是周伟在这里,也不敢用如此口气对自己说话,何况对方并不是周伟。车后排座传来一阵埋怨声,大概是在埋怨驾驶员没事找事,要他赶快走,去办正事。我将自行车一架,稳步向别克君越走去,突然间听见车传来一阵女孩子挣扎发出的“咿咿呜呜!”声,我愣了愣,之后一个箭步冲到车门前,探头一看,却见两个男人正将一个醉态可掬的女孩子紧紧按在一件风衣下面,而那个女孩刚好挣脱抬起头来。“快走!”似乎是认出了我是谁,车后座的两个人突然叫了起来,开车的家伙忙不迭的要驾车开溜。我探手一把将后车门拉开,另一只手猛地将坐在外侧的年轻人一把拉出来,扔出老远,哎哟声不绝,我又顺手将风衣连同那个女孩子一起夹了下来。没错!面庞微微发红的娇靥,高挺的鼻梁和有些深凹的眼眶,加异常白皙的皮肤,不是朱月茵还能是谁?朱月茵酒意醺醺,似乎还没有完全辨明眼下的情形,只是咿咿呜呜的嘟囔道还要喝、没醉之类的酒话,我皱了皱眉头,这几个小混混有些面熟,应该是周伟手下的马仔,平素跟着周伟作威作福,不知道朱月茵怎么会和这帮家伙搅在一起。“叶哥,对不起,刚才没看清楚是你。”开车的小痞子这时结结巴巴的赔礼道。“少废话,朱月茵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我印象朱月茵平素并没有和这些人有瓜葛,虽然朱荣鑫和周伟走得挺近乎,那群人当难免会有打朱月茵主意的人。。  这简直比职业赛车手,操作都要风*精湛。尤其,车尾一碰之下,仿佛撬杆一般,让兰博基尼横飞出去,更是惊掉了她的下巴。不过!“不好!林凡,那徐子恒可是天龙集团的大少,而张天更是会长的独子!你这么对付他们,他们一定会报复!”白伊想到这里,一张俏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神色之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只是听到这话!林凡毫不在意,只是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放心!没事的!”没事?白伊差点被气哭了。一下子得罪两大恶少,怎么可能没事。就在奔驰车刚刚离开!那辆兰博基尼的凹扁车门,瞬间掉了下来,两道身影狼狈不堪的从车内爬了出来。正是徐子恒和张天。两大恶少看着撞成一堆废铁的兰博基尼,二人的冷汗,哗啦啦从额头流淌下来。好险!若非兰博基尼的防护装置非凡,他们二人怕是早就被撞成一堆肉泥了。“混蛋!!!”徐子恒满脸狰狞,他堂堂大少,栽在一个废物赘婿的手里,让他简直发狂。“子恒哥,我现在就联系我表哥,一定要将这个混蛋找出来!”张天同样满脸的怨毒愤恨。当下,拿出手机,便拨打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张天可是知道,自己的表哥乃是主管交通的大人物。让他调查一下,林凡二人的去向,简直易如反掌。只是!当电话扣下,张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见了鬼的神色,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嗯?这一幕,让徐子恒一愣,而后疑惑的问道:“张天,怎么了?那个废物究竟去了哪里?快说啊,我们好找人去报仇!”咕噜!张天狠狠吞了一口吐沫,而后满脸惊愕的说道:“子恒哥,我说了你可能不信!刚才我表哥调查了,发现全城的监控,都没有拍到那辆奔驰的车牌!那辆车,在前面路口,消……消失了!根本找不到去了哪里……”什么!听到这话,徐子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江市的交通监控设施,极为先进,在市区之中,所有车辆都无所遁形。而这一路之上,几十个摄像头,没有一个拍到车牌,更是车辆从监控底下凭空消失,这特么怎么可能!“该死!”徐子恒心头怒不可遏,狠狠一拳砸在报废的兰博基尼上。他的拳头,顿时被震得一阵生疼,让他心头的愤怒,更是汹涌到了极点:“好!好一个废物赘婿!竟然敢得罪我徐子恒,你等着!我现在就给我老子打电话,不信揪不出来你!”徐子恒话语,充斥着怨毒。而听到这话,张天精神一振。他自然知道,徐子恒的老子,便是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徐天龙,一个跺一跺脚,江市都要震颤的大佬级人物。这种人物出马,那个小小赘婿,彻底完蛋。想到这里,张天的脸上,也浮现浓浓的森然:“好!那我也给我老子挂电话!老爷子最疼我了,若是知道我差点被人害的身亡,一定发狂不可!”说完!两大恶少对视一笑,而后纷纷给自己老子打起了电话。与此同时!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徐子恒的老子,天龙集团董事长徐天龙,双目死死盯着电脑的屏幕,他额头的冷汗,哗啦啦流淌不断。“天哪!我们江市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条狂龙!太可怕了!这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天龙集团,也只是环球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一个鳞片而已,但是想不到,我们环球集团的龙头,竟然就在我的地盘!”徐天龙的声音,都在发颤。而在他身前。那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男子的照片。男子一身黑衣,整个人仿佛黑暗之中的魔鬼,给人一种阴冷萧杀之感。哪怕是隔着屏幕,也让人后背一阵发凉。仿佛,他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死神,让人胆颤。不仅如此!更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男子的面容,正是……林凡!林凡!环球集团新任董事长!徐天龙看着林凡的照片,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这可是他的终极BOSS,让他如何不忐忑兴奋。叮叮叮!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嗯?徐天龙眉梢一挑,当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是自己的儿子徐子恒后,不由闪现一抹不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说!”徐天龙的声音冷漠。只是,电话之内,却骤然传来了一道哭腔一般的声音:“爸,救我啊!我差点死了!您一定要替我报仇!”什么!此话一出,让徐天龙面色大变。在江市,何人不知徐天龙,何人不知天龙集团,怎么可能有人敢动自己的儿子,尤其差点害死自己儿子。这……简直该死!“怎么回事?什么人做的?”徐天龙的声音,渐渐冰寒了起来。仿佛一头猛虎,在压制心头的怒火。听到这声音,电话另一头的徐子恒,心头狂喜,不过还是伪装出一副惊恐声音,说道:“爸,刚才我被一辆奔驰车撞了!我的兰博基尼,彻底报废!我也差点死在车里!”轰!此话一出,更是让徐天龙身上的煞气,弥漫了出来,心头的杀意和怒火,越发旺盛。这还不止。“爸,撞我的人,是白家的人!开车的,正是白家的那个废物上门女婿——林凡!”“您帮我报仇啊!立刻派人把他抓起来,我要收拾他,让他尝尝被车撞的滋味!”什么!林……林凡?这一句话,让徐天龙如遭雷击,脑袋一震眩晕,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他赶紧走到电脑前,看着林凡的资料,眼皮狂跳不止,低沉的问道:“子恒!你说清楚,那个林……林凡是不是白伊的丈夫?”嗯?徐子恒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自己父亲也听过这个人,当下赶紧说道:“没错!爸,就是这个小畜生!给我弄死他,弄死他!”静!这一刻,徐子恒发现,自己说完这句之后,自己老子那边竟然彻底安静了下来。尤其,还不断传来一道‘呼呼’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一头老虎,在发怒一般。“爸,您……”徐子恒当下便欲询问。只是他话语刚刚出口,电话的另一端,顿时传来徐天龙的惊天咆哮之声:“窝草尼玛!徐子恒,你个小王八蛋,你特么想害死老子啊!”“我命令你,赶紧找到林先生,给他磕头道歉!若是他不原谅你,老子第一个找人弄死你!”“嘟嘟嘟……”一阵震耳欲聋的喝骂结束,便是一阵电话盲音传来。徐子恒:“……”他彻底懵了。明明是自己差点送命,为何他要自己给姓林的磕头道歉?这特么……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爹?究竟特么发生了什么!。钱多多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奔现要不就死亡,要不就按f,能互相喜欢的钱多多奔现那么多次才碰过一次。“不用客气。”说完,钱多多就转身走了,话既然都说出口了,何必再讨人嫌?钱多多心里给自己暗暗的说了一句:我的第十一次恋爱,历经天,从今天结束。至于为什么钱多多会记得是天,或者只有他自己知道。孩子们看到钱多多情绪不太好,也不嬉皮笑脸了,或者他们决定钱多多给人飞了心情不好吧。一个调皮的女生把团里最美丽的一个女孩推过来:“大叔,把那个老女人飞了,我们琳琳要你。”推过来的女生抬头瞄了一下钱多多,马上害羞的低下头,用力的垛了一下脚,然后追赶一跑而散的少男少女们。青春的气味,久违了。这群兔崽子不知道岁以下是犯罪么?小太阳跟帕尼坐在沙发上围着手机嘀咕着今晚吃什么。看到风风火火的金软软大吃一惊,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约会吗?这才点不到就吃完饭啦?“软软,我们点外卖你要吃不?”“给我点一打烧酒!”我去,作为一个酒精辣鸡的金软软要一打烧酒,这是对小太阳的挑衅。小太阳先不顾金软软发生了什么,把酒点了再说。在小太阳的理念里,没有什么不开心是一瓶酒搞不掂的,如果有,那就来一打。“李顺圭你疯了吗?”作为一个呆萌的妹子,现在才发觉有点不对,这个时候顾不上李顺圭犯抽的行为了,连忙去房间找金软软,可惜的是房间早已经给犯锁了。“帕尼,我没事,我休息下,等下吃饭的时候再说。”“那好吧,有事叫我。”客厅里只有两个女孩子在讨论着今天金软软是不是也犯抽了。金软软躺在床上,抱着一个大大的鳄鱼娃娃,用力的把它甩在床下,然后又把它捡回来再把它扔出去。这样重复了十几次,在那里自言自语:终于把李寻欢打趴了,我真的是太厉害了。打开手机,有几条未读短信:“我是一瓶烈酒,喝下去会伤身伤心。”“有人喜欢喝白开水,有人喜欢喝咖啡,有人喜欢喝可乐,有人会一直喜欢同一种饮料,偶尔会换换口味。”“但我不同,以前所有饮料我都喜欢,但我现在最喜欢的还是你这一杯饮料。”“当你准备好,给我电话#####”金泽,你爸今天说话怎么突然那么文青了?这时候金泽终于给面子的叫了几声,还动了动身子,意图找个更舒服的姿势。“好,我会好好考虑的。”信息发出去了,结果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后面还有一段:你不是对方的好友,请添加好友再聊天。我,金软软,半岛最佳女歌手,女子天团的小个子队长,给人拉黑了?金软软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床上狠狠的跳了几下,再次把鳄鱼娃娃踢到床下,连她的爱宠也把它扔到床底下,抓着头发,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一些骂人的话。钱多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楼,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工作是那么痛苦,他第一次对金钱有着无比的渴望,因为有钱就能退休了!大门刚打开,对面的门也开了,林小鹿生气的问着怎么今天那么晚回来。“怎么啦?”对于明知故问的钱多多,林小鹿感到有些委屈:“你不是答应给我做饭吃吗?”林小鹿不说这件事,钱多多都差点把她忘了,谁能想到一个大明星在家里等着一个不怎么专业的厨房给她做饭?钱多多也懒得回家了,毕竟这是个大腿,不看她的样貌,就凭她那张海报换来万rmb就不能得罪。钱多多要开淘宝店的希望还在这个大腿身上呢!钱多多打起精神,把衣袖卷起来,一副要为地主婆卖命的姿态:“今天我就要以十成功力做我的拿手菜给你看看!”林小鹿是一枚人尽皆知的吃货,昨晚钱多多的水平得确一般,但拿手菜怎么都比昨天的好吃吧?更何况现在都快点了,她都要把那a饿没了!“好啊好啊,什么菜?”“水煮泡面!”一群乌鸦飞过………如果不是昨天第一次有男人在小鹿家做饭,而给小鹿一种家的温暖。那她,林小鹿就不用吃泡面了吧?林小鹿一脸的怀疑人生。这男人说泡面就真的下了个泡面就算了?幸好还有点配菜鸡蛋,不然林小鹿发誓她一定要咬死这讨人厌的家伙。吸溜吸溜,真香。林小鹿喜欢做饭,做饭水平应该比钱多多还好,平时吃泡面早吃厌倦了,但今天她反倒这泡面还不错。不过这男人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有拿出烧酒光自己喝不给主人倒酒的嘛?咳咳咳咳咳咳。见钱多多还是没反应,林小鹿故意的用力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双手抱凶看着这个低情商的男人,“好了,别咳了,有事直说。”钱多多这个时候也不能故意当做看不见,拿出杯子给林小鹿小心翼翼的倒了半杯。看到钱多多终于醒悟了,林小鹿眯着眼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就是这感觉,真爽。可是这是不是太小气了?才半杯?我怀疑大雄看不起我技安怎么整?用筷子敲着酒杯,林小鹿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你还说是我们粉丝,不知道我们宿舍的除了某个小个子不怎么能喝的,其它都是酒神么?”钱多多苦笑,只是现在下面下着雨,家里面只剩下这一瓶烧酒真的有点舍不得。“当然,我之前看你录综艺的时候吃饭还一定要配酒呢。”“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因为现在只剩下这一瓶了。”“然后呢?”“我舍不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相信钱多多的坟头草都有一米高了。不过气呼呼的林小鹿好可爱,脸鼓起来,好像用手指去碰一下怎么办?林小鹿感觉到钱多多想作怪的恶作剧,一副你敢动我就敢哭的神情。最终钱多多还是举白旗投降,乖乖的给林小鹿倒酒。不过还是半杯。。还害怕林小鹿得寸进尺,用口对着瓶子喝了口,这样她就不会抢了吧?“你好恶心啊,也好小气啊!”林小鹿一脸嫌弃的看着钱多多把凳子搬的远远的,一副不想与你为伍的样子。林小鹿回了房间,钱多多也没多想,抽烟喝酒,感觉比在自己家里还自由!林小鹿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特别在林小鹿从房间搬出来一箱烧酒时!林小鹿,你就是我钱多多这辈子认定的朋友了!“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还好,做偶像压力太大,以前刚出道时还是姐妹们住在一起,有了委屈还有人安慰。”“现在有钱了,红了,回宿舍的时间更少了,现在大家都有各的忙,除了组合一起出节目外,我们也很少聚了。”,“就你这个窝囊废也敢打我女朋友?你他妈的还认得我不?”为首的小年轻开口就骂。那是去年孟浩还在向思思的公司上班的时候,有一次跟朱笑笑起了争执,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朱笑笑就恶狠狠地让孟浩走着瞧。结果没过两天,孟浩就被三个小流氓拦在了回家的路上。三个流氓仗着人多,将孟浩打得头破血流。而那三个小流氓,正便是眼前这三个。“张勋不要跟他说废话,上次轻饶了他,这次索性将他那条瘸腿打碎了,让他彻底变成一个残疾人,一辈子都只能架着拐杖走路,看向思思还能不能留他吃软饭了!”朱笑笑满脸狞笑,本来挺漂亮的一张脸,显得格外扭曲。“你可真够狠的呀!”孟浩淡然一笑,“你就不怕思思知道了跟你翻脸?”“我怕了才有鬼!我就不信思思会为了你这个瘸子腿窝囊废,断了跟我自小的交情!更何况你不是说我跟聂公子有勾结嘛,没错,我背后就是聂公子,向思思真敢跟我翻脸,大不了我投靠聂公子去!我告诉你吧窝囊废,向思思自命清高装模作样,我早就感觉恶心了!”“原来如此!”孟浩点一点头,眼光投向那三个流氓,“你们真想彻底打残我一条腿?”“怕了吧?”叫张勋的领头流氓嘿嘿一笑,“怕了就赶紧下床叩头!我知道你这窝囊废运气挺好,从七楼摔下来居然啥事没有,所以别他妈的摊在床上装病人了!”“对付你们我还不用下床!”孟浩双眉轻扬慢条斯理,“不过你们考虑清楚了,一旦动起手来,我至少会打残你们每人一条腿!”这话令张勋猛然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这窝囊废说什么呢,你们听清楚没有?”他转头去问朱笑笑跟另外两个小流氓。另外两个小流氓同样狂笑不止。“他说要打残我们每人一条腿呢!这个窝囊废怕是从楼上摔下来,直接把脑壳给摔坏了!”“我说这窝囊废怎么敢跟我动手呢,原来是摔成大傻逼了!”朱笑笑已经笑得弯下腰去,“看来你们上次真是教训得他太轻了,结果他从楼上一跤摔下来,就把从前的教训给忘了!”“那今天就教训狠些,让他以后再摔个十跤八跤也忘不掉!”张勋嘿嘿一笑高声发令,“你们两个,先把这小子从床上拖下来再说!”两个小流氓齐声答应,一边仍忍不住的满脸笑意,一边从两边逼近床头,各伸一手抓住了孟浩的一条胳膊。“窝囊废,给我起来吧!”他两人同声呼喝,满以为会将孟浩直接从床上掀翻到床下。然而诡异的是,他两人的力气宛如石沉大海,孟浩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依旧四平八稳靠坐在床头。那两人相互一望。其中一个开口骂道:“六子你他妈的使点劲儿啊!”“你他妈的才该使点劲儿好不?”六子一口怼回去。“住口,这有什么好争的,赶紧把他给我掀下来!”张勋喝骂一声。那两人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力气,由六子喊着口号“一二三”,再次用力猛然一掀。这次终于有动静了。朱笑笑跟张勋亲眼看到人影翻飞,张勋情不自禁高喊一声:“好啊!”朱笑笑更是咯咯笑着直拍巴掌。只可惜笑没两声,朱笑笑便讶然闭嘴。因为她发现飞起来的不是一条人影,而是两条。“扑嗵扑嗵”两声响,两个小流氓摔落在了墙角。而孟浩,依旧稳稳当当靠坐在床头。张勋瞬间石化。朱笑笑也目瞪口呆。就连被摔得七荤八素爬不起来的两个小流氓,也完全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孟浩悠然起身走到张勋面前,伸手在张勋脸上拍了一拍,问他:“我刚刚说一旦动手,我要打残你们每人一条腿,听清楚了吧?”张勋浑身一颤醒过神来,眼瞅孟浩近在咫尺,张勋陡然间恶向胆边生出,口中骂一句:“我他妈就不信了!”抽出腰里的刀子,向着孟浩腹部猛刺进去。他跟孟浩贴面而立,换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躲避的机会。但,再一次地,不可能的事情就在张勋眼前发生。孟浩一手伸出,叼住了张勋拿刀的手腕,紧随着轻轻一扭。只听“咯嚓”一声响,张勋的胳膊清清脆脆一断两截。张勋惨叫一声扭曲了身体。孟浩手一松,张勋便捧着断臂瘫倒在了地上。孟浩毫不犹豫抬起一脚,重重踩在张勋右腿膝盖上。张勋痛得长声惨叫,直接翻开白眼晕死过去。另外两个小流氓万料不到从前软弱可欺的窝囊废竟然变得如此凶悍,一时吓得魂飞魄散。朱笑笑则完完全全呆愣在了原地。不是惊吓,而是呆愣。因为她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这可是整个红山市出了名的窝囊废,而且还瘸了一条腿。这两年她一次次亲眼看见这窝囊废被人羞辱欺凌,就连她都一次次骑在这个窝囊废头上撒尿。而这窝囊废顶多就是争辩几句,从不敢跟任何人撕破脸皮。因为他很清楚他卑贱的身份,一旦跟人撕破面皮,只会受到更狠的羞辱。可是在今天,这窝囊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止是言辞上毫不退让,甚至动手打了张勋。而且看张勋凄惨模样,很可能他还拧断了张勋一条胳膊,踩碎了张勋一只膝盖!怎么可能?难道这窝囊废就是传说中的隐世高手,平时深藏不露,关键时候一鸣惊人?尤其他的那条瘸腿,怎么今天看着一点瘸的样子都没有了?这世上绝不可能发生如此诡异不合理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在做梦,是她做了个噩梦还没醒!朱笑笑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口水都流下来了,仍旧难以回神。直到“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孟浩又一巴掌拍在了朱笑笑脸上。朱笑笑一个激灵,总算是意识到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你你你……使了什么妖法?”朱笑笑脱口而出。“就当我是使妖法吧!”孟浩呵呵一笑,“朱小姐,赶紧去给你男朋友办住院手续吧,腿是肯定废掉了,不过赶紧治,胳膊应该能接上!唉,我都说了,一旦动手,我至少会打残他们每人一条腿,为什么就是没人信呢!”他嘴上悲天悯人唉声叹气,气得朱笑笑张口就骂:“你个窝囊废……”“再敢叫我窝囊废,我把你的膝盖也打碎!”孟浩面色一寒。朱笑笑猛一下子闭上嘴,转眼瞅瞅昏死在地上的张勋,终于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这就对了嘛!”孟浩呵呵笑着转过眼光,瞟向仍躺在地上没敢起身的两个小流氓。其中一个小流氓打个寒颤,爬起身就往病房门口跑。孟浩紧赶两步抬腿一踹。“咯嚓”一声,那小流氓右腿立断,惨叫着扑倒在了地上。另一个小流氓本来蠢蠢欲动也想逃跑,一见这般情形,直吓得就地跪倒,向着孟浩连连叩头,直叫:“爷爷饶命!”《分道人》《我只想安心修行》《岳两女共夫》《致命求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互博直营》。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wsjob.com/wapbook/82242_323812.html
互博直营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