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牌九娱乐 目录共2941章

首页

牌九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7162章 醒来后

牌九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wsjob.com

我把语气装得很平淡自然,然后顺势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那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当然,上面那张写有密码的小纸条早就被我撕下来了。“喏,就是这张卡了,咱妈说里面有五十万。”我试探道。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妻子知道我手里有钱,这样才能稳住她,只要我和她的法定婚姻关系维持住,哪怕只是表面的,那也足够先保住房子。而想要夺回房子的话,那就得靠我接下来的手段了。妻子见到银行卡,瞬间眼前一亮。她把娇嫩的小手放在我手背上轻轻抚摸着,接着道:“老公,我和你实话实说吧,你看咱弟也老大不小了,而且整天在外面瞎逛,是时候让他成家立业,安定下来了。”“咱爸看中了市郊的一套房子,打算买给晓正做婚房,但是还差些钱,我们现在手上不正好有五十万嘛,我就想着能不能拿出一点来帮助一下,毕竟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我信了你的邪!老子当初就是傻乎乎地把你们当成一家人,给你那奇葩爸妈买房买车,给你那混账弟弟还了八十万赌债,结果呢?一到破产,你们一家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老子要不是练过散打,怕不是在昨晚就让你弟给一棍子敲死了。况且,这五十万是用来钓住你黄晓莉的饵,哪有鱼儿还没上钩就先弃饵的道理呀。我心里暗骂,但表面上没有发作。“这五十万我先收着,你弟的事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先不要再说了。”我把银行卡收了起来。妻子一看就急眼了,瞬间把手收了回去,不满地看着我,道:“林子阳你什么意思,晓正好歹也是你亲小舅子,这都不愿意帮他一下吗!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四年青春,你就这样对我家里人吗?你有没有良知的!”我知道这样下去是谈不出个结果的,于是没有接话,留下一句“夜深了,早些休息吧”后,就走进卧室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我煮好早餐,习惯性叫妻子起床,她却丝毫不搭理我,估计还在生气,并且在等着我服软道歉。这放在以前的话肯定能奏效,但如今不同了,我也懒得搭理她。吃完早餐后,我便驾车上班去了。我现在依旧干着老本行,在一家名为长弓广告的公司就职,是客户部的普通职员。可是刚回到公司,我就被刁难了一番。客户部经理王胜直接给我塞了一大堆文件,命令式的语气道:“林子阳,把账目对一下,今天下班前必须完成知道吗。”我道:“经理,这不是财务部的工作嘛。”“你不想做可以申请离职啊。”王胜不耐烦地瞥了我,然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其实从我进这家公司开始,王胜就跟我不对头了,他又是我的顶头上司,经常暗中给我使绊子。如果说我经常应酬是因为要给老板挡酒,那么我时常加班自然就是王胜的“功劳”。不过王胜虽然针对我,但一般都是暗中针对,从来没试过像刚才那样针对的这么明显。我愣了愣,心想王胜这逼今天发什么神经啊,像吃了枪药一样,难不成和我一样发现自己被绿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妻子出轨的事实后,我就经常不经意间往这方面胡思乱想。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创意部经理刘强。“刘哥早呀。”我笑着打招呼。同是部门经理,刘强的关系就跟我很不错,他是我大学的老学长,这份工作也是受他引荐才得到的,可惜我没有被分配到他主管的创意部。“老弟啊,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点,王胜昨天去见大客户的时候吃瘪了,肯定会把怒火转移到你身上的。”刘强提醒我道。“马的,这鳖孙自己能力不行,拿不下大客户还能怪我喽。”实际上,刘强与王胜也是暗中敌对的关系,在他面前我可以放心开骂。“他拿不下才好呢,不然哪有你老哥我的机会。”刘强笑了笑,接着道:“今天,那个大客户会亲自来我们公司,老板已经把这最后一次谈合作的机会全盘交给我了,到时候我谈成了,王胜那小子怕不是要气个半死。”“最好直接气死,那样我就不用被刁难了。”我附和道。就在这时,刘强的手机响了。“说曹操,曹操到,我先去迎接大客户了,老弟你慢慢忙吧。”刘强调侃一句,然后快步走去乘电梯下楼。不一会儿,刘强推开公司大门,客客气气地伸手招呼着,想必大客户已经到了。我好奇地看了过去,想看看这大客户是何方神圣,竟然连王胜都吃瘪了。虽然我不喜欢王胜,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业务能力的确挺强的,不然也不会还不到四十岁就坐上客户部经理的位置。不过这一看,直接把我看得瞪大了双眼。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身穿黑色连衣套裙,完美勾勒出诱人的身体曲线,两条紧致浑圆的大长腿白得晃人,穿着的黑色高跟鞋让双腿更显修长,精致的妆容则透露着干练的气息。这不正是我昨天跟丢了的周雨夕嘛!我本来还想着怎样才能找到她,想不到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意外惊喜呀。看着周雨夕丰腴性感的身体消失在会议室,我轻轻扬起了嘴角。我这个人呐,本事虽然不算特别大,但有仇必报,而且更倾向于同态复仇。简单来说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以绿还绿……趁刘强回办公室拿材料文件的功夫,我叫住了他,笑道:“刘哥,这次的客户真的很大吗,连你也这么客客气气的。”“何止是很大那么简单,这次来的可是滨鹏制药的总经理,她要谈的是滨鹏制药未来三年的广告代理权,要是谈成了,公司少说也能赚他个三五千万吧。”刘强有点兴奋道。“刘哥,这可是大场面呀,带我见识见识呗。”我试探性问道。刘强略带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最后眼前一亮,点头道:“行吧,等下你跟我一起进去,反正你小子就是干广告创意出身的,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要是成了,老哥肯定分你功劳。”“好嘞,谢谢刘哥。”我跟着刘强推门走了进去,偌大的会议室中坐着五个人,除了周雨夕外,还有老板张红兵和其他三个部门经理。加上刘强,那就是四大部门经理全出动了,看来老板对这次的生意真的很重视。见到我进来,王胜立马变了脸色,但可能是因为有客户在场,他控制了语气,平淡道:“林子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赶紧出去工作。”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我身上。周雨夕坐在副位上,优雅地翘着腿,她神情高冷,微微瞥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冒冒失失的新手员工。“老板,是我让林子阳进来的,他在广告创意上给我提供了一些灵感,我就找他来帮忙了。”刘强替我解释道,又不屑地看了看王胜。“行了,都先坐下吧。”张红兵摆了摆手,接着满脸笑容地看向周雨夕,拍掌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滨鹏制药的周雨夕总经理,大家欢迎。”。“小岚,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我们没有成为恋人,至少,我还是你的朋友。你要是想给我打电话,随时都可以,我不会挂掉你的电话。”“安夏,谢谢你。”刚回完高岚的信息,又是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是安先生吗,我是安雅尔公司行政部胡明,经公司领导研究决定,你被录用了。”接到这个消息,真是喜出望外。我在乎的不是安雅尔公司营销总监助理的职位。最关键的,是我可以到安雅尔公司,以后想见苏雅,也就方便多了。尽管在安雅尔公司里,苏雅是老板,我只能对她尊敬。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只要每天能看到苏雅高挑动人的身影从我的面前走过,闻一闻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特有的茉莉花清香,我也就心满意足。“胡经理,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到公司上班呢?”“如果你的时间能安排过来,明年就可以到公司上班。”“那我明天就到公司报到。”苏雅,我美丽的女神,你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期盼和激情。因为有你,我才懂得了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等待一个人,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当你迫切盼望着你想见的那个人快些出现的时候,等待就是一种煎熬。就像我现在这样,不停地看时间,不停的渴望电话能响起,手机荧屏上能出现苏雅的名字。接到苏雅的电话,苏雅已经到了我住的楼下。我小跑着赶到小区门口,一辆红色的五系宝马停在那里。车窗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扶在窗口张望,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苏雅苏雅也看到了我,冲我招手。门口的保安看到我上了一个漂亮少丨妇丨的宝马车,目光一直注视着我们车子渐渐远去。“苏总。”我上车以后,给苏雅打了招呼。“安夏,你就叫我苏姐吧。”“好的,苏姐。”“胡经理给你打电话了吗?”“打了,胡经理通知我,明天就可以到你的公司上班了,我别提有多高兴。”苏雅把头侧过来,微笑了一下。“你高兴什么呢?”“你们公司那么多的美女,上班也会有好心情,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苏雅拍了一下我的头,说:“你还没有去上班,想到的就是去看美女。”“苏姐,我是开玩笑的呢。其实,最让我开心的就是……”“是什么?”“是因为有苏姐这么好的老板,能够为苏姐做事,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员工这样夸赞我,可能是你还没有和我共事,才会这么说。公司里的员工都说,我是最严厉的老板。”“严厉的老板,并不代表这个老板就不是好老板啊。”“这话你说得很对,虽然我在公司里对员工很严厉,甚至对工作要求苛刻,但是,公司里的员工都很尊敬和喜欢我。下班以后,我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这一点,公司里的员工也很喜欢。”“苏姐,好老板就是让员工又敬畏又喜欢。能够在苏姐的公司里上班,碰到苏姐这样的美女老板,我当然高兴啊。”我说着,盯着苏雅嬉笑。“安夏,你真可爱。”苏雅笑着,嘴角撅着,那么的迷人。真恨不得凑上去,亲吻一下。苏雅开车带着我,去了一家很有古典风韵的西餐厅。这里,苏雅好像很熟悉,她一定是这里的常客。我只是好奇,这里的装修气氛,和苏雅都市时尚女人的个性完全是两种格调,苏雅为什么会喜欢在这种餐厅里来就餐呢。坐下后,苏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环境来就餐。”苏雅一手托着下巴,迷人的眼神,像这个城市中的霓虹一般,妖娆得让人着迷。“姐,以你开朗,大方,现在都市的弄潮儿的个性。我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古典优雅的环境,能够把心沉淀于这样的氛围中。”“姐也有怀旧的一面,喜欢在城市的一隅,寻找一份安宁。就像现在这样,感受着大街上没有的宁静,把工作中的烦躁和疲惫在这里得到释放。”“姐,你有太多的地方吸引男人,我能够和苏姐在这个城市里再见面,真的有点意外。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呢?”“安夏,那天晚上是我心情不好,也是对世上男人的憎恨,你别多想。我跟你回家,并不是对你有什么好感,而是把你当成我情感的发泄。所以,我们那天晚上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再提起。”“姐,你说的不是真的,不是。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你的眼里充满了情,而不是恨。”“我是骗你的,男人骗了我的感情,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欺骗男人的感情呢。安夏,你别对我有想法,我们也不合适,姐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和男人谈感情。”我想去抓苏雅的手,刚碰到苏雅,她警惕地缩了回去。这一刻,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陌生,似乎,我与朝思暮想的苏雅之间,突然拉开了一段距离。难道,所发生的一切,苏雅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成了她不开心的时候,余望的发泄,对男人憎恨的践踏。“苏姐,你离开后,我脑子里是抹不去对你的想念。因为你的突然出现,像一个美丽的幽灵,带走了我的灵魂。想你,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当我努力的想忘记,把你当成生命中匆匆的过客,没有抱任何希望的时候,你又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又把我的失望,变成了一种希望。”“安夏,这只是你的想法,我对你没有丝毫的意思,也从没有对你动过感情。你在我的眼里,就像兄弟一样。”苏雅说着,眼神闪烁,不敢正眼看我。我不放弃地追问着。“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苏姐的弟,我是苏姐眼中疼爱的小男人。你说过,我是你的小男人,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小男人。”“不错,你就是小男人,天真的小男人,还相信一个早已对感情不抱任何希望的女人的谎言。安夏,听苏姐的,忘记我们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还是愿意把你当好朋友,好兄弟。”“苏姐,你给了安夏心里一道伤痕,是你让安夏找到了一种激情,一种对女人日夜的思念。现在,你又给安夏带来失望,掐灭了我刚刚找到的希望。”“安夏,姐不是故意的,姐害怕感情,害怕男人的伤害。”“苏姐,我不怨你。在这个城市中遇上你,被你迷乱了我的魂,这就是我的命。”“姐对你说了这些话,你还会去我公司上班吗?还会把苏姐当朋友吗?”“苏姐,我会去。我要在生活中,用爱的呵护来为姐的那段情感疗伤,我要让苏姐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只能带给女人伤害。也有的男人,能带给女人温馨的幸福。”“安夏,我希望你来到我们公司后,用心的工作,发挥你的才能。”“姐,我会的。以后,我会像公司里所有员工一样,把姐当成尊敬的老板,不会再对姐有邪念。我会学会忘记,学会适应。”“谢谢,姐能遇到你,很高兴。”。  “苏姐不能这么做,你给我的温柔浓情,我担心那一天会掉进你的多情陷阱里,会不小心爱上你。”“可是,我已经掉进了你的柔情陷阱里。”我伤感地说,抓着苏雅的手,揉着,舍不得放开。苏雅抹了一下我的脸蛋,那天晚上,她在我的铺上,压着我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弄我的脸蛋。动作轻柔,眼神里有爱意,就像是在爱她的初恋一样。“安夏,听苏姐的话,回家睡觉吧。忘记对苏姐的情,姐会耽误了你的青春,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我不明白,我的苏雅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姐是结过婚的女人,难道,你会让你身边的朋友们都笑你,你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结婚过的女人吗。姐是为你好,有时候,流言蜚语不光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我不在乎。”“不要再使性子了,快回去吧,别让姐生气。”苏雅说完,把头侧到了另一面,不再理会我。“苏姐,我走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下了车。一步一回头,看着车里的苏雅,有种依依惜别,惆怅万千的伤感。苏雅的车调了头,缓慢地消失在夜幕中。我掏出手机,给苏雅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苏姐,今夜,你又把我的魂带走了,注定我今天晚上会彻夜无眠。”苏雅离开了,我回到家中,脑子里,还是苏雅刚才留下的欢笑和清香。我惆怅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心思地翻阅着电视,似乎,心中在期待什么。我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原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苏雅的信息,或者电话。夜,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对苏雅的等待,让我很失落。苏雅没有给我发来信息,直到我躺在chuang上,无法入眠。此刻,我好想再给苏雅发一个短信,告诉苏雅,我好想念她。好想在这样的夜里,拥抱着她,闻着她发丝里的香味,宽心地睡觉。犹豫了一会儿,我把编辑好的短消息删去,干脆关了手机,钻进了被窝。苏雅不回我信息,一定是不希望我在感情上对她骚扰,为了不影响到苏雅的生活,我只能忍受着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压抑着对苏雅的情感。真是上天捉弄,当我快要把苏雅从我的生活中忘记的时候,命运再次让我和苏雅在这个城市中相遇,苏雅的出现,又一次点燃了我对她的期待和向往。想着苏雅,我从chuang上起来,找出一本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我要把有关我和苏雅的点滴,都写在日记里,写下我对她的感受,写下苏雅的生活。这是我为苏雅写的第一篇日记,合上本子,我想着苏雅迷人的身体,还有被她拥抱亲吻时的舒畅,熬了好半夜才睡去。第二天早晨,闹钟将我吵醒。我想到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安雅公司上班,闹钟响后,赶紧起chuang,认真的洗刷了一番。出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合上,外面一个女孩大声地叫着。“等等,等等。”我赶紧把快要关上的电梯重新拉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女孩,拉着一个小拖箱,闪的一下,钻进了电梯里。“谢谢!”她进了电梯,礼貌地对我点了头。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刚搬到我隔壁两天,搬家的那天,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一面。“你住?我叫安夏,住。”她笑着,迷人的笑,很自然,两边微凹的小酒窝,让这个女孩子在美丽的外面中,带着几分*。说话的时候,她依然轻快地笑着。“我知道,刚搬来的那天,我见过你一面。我叫白颜,以后就是你的邻居。”“有邻居好,热闹。你是要出差吗?”“对啊,我是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出差。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那你真辛苦。”出了电梯,白颜拦了一辆出租,我帮着将她的拖箱放在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这是我的电话,记住了吗,我叫白颜。”白颜上了出租车,写了一张纸条,递了出来。我接过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对白颜挥手告别,“路上小心,我叫安夏,会记住你的名字,白颜。”“邻居,再见。”白颜可爱地笑了笑,随着出租车慢慢远去。我把白颜的电话号码存入了手机,接着给白颜发了一个信息。“我的美女邻居,安夏祝你一路顺风。”“美女邻居记下了你的祝愿。”白颜在信息的后面,还发了一个顽皮的笑脸。我心里乐着,因为白颜的可爱,这个早晨,碰上白颜,她带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心情。到了安雅公司,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一个年轻女孩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走到我的身边,当时,我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先生,请问你是找苏总的吗?”“不,我是来报到的,我叫安夏,是公司新聘用的员工。”女孩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试探地问着:“你就是安夏啊,我知道你的名字,刚才苏总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一位叫安夏的先生要到公司上班,原来就是你。”我笑着回答:“是的,我就是安夏。”女孩子热情地笑着,给我一种很和蔼亲近都感觉,似乎第一次来到安雅尔公司,他们就是我的老同事一样。没有给我陌生感,而是亲切和热情。“安先生,苏总上午有点事情,要不你先到我们办公室里坐会儿吧。”“胡总呢,他在吗?”“你是问的我们行政部的胡经理啊,他在,我带你去吧。”女孩走在我旁边,引领着路,“安先生,你以前做什么的呢?”“HR公司。”“原来也是做服装的啊,我叫冉倩,你可以叫我倩倩。”冉倩的性格很活泼,她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很从容。谈话间,我们就像是相处了很久都朋友。只是,她把我安先生安先生的叫着,我听着有些别扭。“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倩倩。”冉倩带着我来到行政部经理室门口,门虚掩着,冉倩敲了几下门,把门推开。我看到胡明坐在转椅上,专注地敲着键盘。胡明异常的热情着,主动起身和我打招呼。我惶恐着,有些失措。“小安,坐,坐。”然后,他又吩咐和我一起进来的冉倩,“冉倩,给小安倒杯水。”冉倩倒来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离开了办公室。胡明挨着我,坐下。“小安,早晨苏总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你到了公司,她不在,就让我好好接待一下你。看来,苏总对你期望很高啊。”“苏总真是太客气了,她是领导,我只是新来的员工,让苏总这样为我操心,我真是过意不去。”“苏总在公司里,平时是很严厉的,对你,苏总好像是特别的热情。小安,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方便就说,不方便就算了,当我没问。”“胡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只管问,大家都是一家人。”胡明嬉笑着,一脸讨好的样子,这个场景,要是在外人看来,我倒成了他的领导,对我恭敬着。。“这个我知道,以前刚工作的时候你就和我讲过,不过现在的公司都是靠业务说话,邓爷爷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只要把业务能力过硬,走到哪都不怕。”二人又各自抽上一支烟,讲了讲最近发生的大事,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当林桂平聊到小孩的时候,林文峰把话题引偏了一点,在林桂平的心里埋下了自己身份比不上周婷美这个想法的种子。第二天上午顶头上司李大国和朱胜杰来看望林文峰。李大国今年岁,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大概有-斤,圆圆的脸比较黑,一对小眼睛转来转去,不太严重的朝天鼻,厚厚的下嘴唇向外翻着,成天面带笑容,看人的时候眼珠直转,让人感觉就是个典型能说会道的精明人。不过李大国的文化程度不高,在振华机械做了多年了,算是老资格了,和他差不多资历的老人要么早就是高管,要么就走人了,听说公司有意让他成为负责整个销售部的副总经理,留下的销售经理职位他打算推荐林文峰。朱胜杰比林文峰还小一岁,重点大学毕业的,和林文峰的关系比较近。他刚来那会林文峰已经就职一年多了,销售二部几个人中正好他二人加上一个销售助理范萱萱年纪相仿,所以也就经常一起吃饭喝酒K歌,业务上许多不懂的问题,林文峰也乐意提点他们二人。范萱萱是销售二部的销售助理,其实也就是内务,专门负责二部所有业务员的合同、协议、对账的文书工作。范萱萱是个五官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很精致的女孩,俏丽而有韵味,剪着一头短发,看上去精神抖擞,不过今天有事没有过来探望林文峰。“叔叔你好,我来看看文峰,前天交警队电话打到我这里的时候,我都急死了,正好我在出差,昨晚刚回来,不然前天就过来了。”李大国朝着林文峰父亲一边寒暄一边递上果篮。林桂平接过果篮对李大国和朱胜杰说:“谢谢大家关心,小峰年纪轻,以后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原谅原谅,来坐坐坐。”林桂平忙着引二人到床前。“兄弟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代表咱销售二部来看望你,没撞坏啥部件吧,哈哈,你可是咱二部的万金油哦,工作的事情不要着急,安心养伤,其他事情哥哥帮你搞定。”李大国微微拉住林文峰的手握了握。“谢谢领导关心,感谢领导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您是我们销售二部的经理李哥吧?医生说我脑子被撞失忆了,暂时的暂时的。”林文峰不得不假装迷惑了一下,“还有这位兄弟,能过来看我的,肯定咱俩关系够铁的。”“嘿嘿,我是李大国,你小子连我也记不起来了,失忆的够严重啊,从你进入销售二部起,就一直跟着我,回头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这位是朱胜杰,以前你带过他,你俩关系不错的。”“哦,那我叫你李哥,回头业务上的事情还真的需要您帮忙,咱卖的是啥,卖给谁,怎么卖,这些我得从头学一遍呢。还有老朱同志,以前我带过你,现在你得带带我了。”林文峰一脸轻松的跟他们寒暄,其实林文峰对李大国还是很感激的。林文峰刚进公司的时候,李大国也刚当上销售二部的经理没多长时间,作为新员工,林文峰坚持每天早去公司分钟打扫部门卫生,主动帮经理和同事做一些小事,比如起草合同、打印复印文件、甚至代同事见客户,偶尔出差在外,同事们就会怀念有林文峰在公司的日子了。李大国初当经理,有什么事都是安排林文峰去办,二人关系逐渐加深,李大国见林文峰不像是假装讨好大家,而是实实在在做事,后来也尽力栽培,慢慢的,林文峰成长为李大国得力助手,除了在一些大的业务中缺乏一点点果断,倒也能独挡一面了。“峰哥,这是小事情,我们卖的机械呢翻来覆去就那几个种类几十个规格,主要的客户我都有记录,回头我整理一份给你。”朱胜杰没有经过其他公司的历练,在公司里的整体表现还是中规中矩,为人不像高伟和钱忠良那样一个自私自利,一个爱打小报告,还善于伪装的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前几天你和我一道去的广州谈一批设备,本来谈到今天估计会有个初步意向的,不过谈到一半他们蔡总临时接到部里通知去北京开会了,过几天就会回来,我私下里接触了他们其他人员,结果不太好,最大的竞争对手给出的条件不比我们差啊。”李大国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文峰,上次公司中高层开会,得知自己可能提到副总,所有这个单子对李大国尤为重要,没有顾得上林文峰现在是个失忆状态。“李哥,只要咱们产品质量过硬,价格合理,在此基础上,找蔡总私下里联络联络感情,我们有信心拿下这一单。”林文峰表起了决心。“呵呵,你小子开窍了啊,原来不是挺见不得这一套的嘛。行啊,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吧,听医生的安排,争取早日恢复早点回来帮我,等后天上班,我让小朱把一些资料整理后给你拿来先看看。”这一单的前期工作很多都是林文峰做的,李大国当然还是想让林文峰继续跟下去,否则在如此艰难局面下中途换人,肯定要丢单的。“好的,李哥,正好我住院这几天把公司的产品和业务熟悉一下,特别是对手的资料,麻烦老朱帮我收集一下,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好的峰哥!”朱胜杰连忙答应。李大国又和林文峰林桂平闲聊了一会起身准备告辞,没到饭点,林文峰也没有太多挽留。中午梁淑华和周婷美提着一组饭盒给他爷俩送过来。“我给你炖的黑鱼汤,还有炒的木耳肉片,土鸡蛋炒虾仁,没买到猪脑,不然给你煲个猪脑汤。”“别别别,妈,猪脑我可吃不惯的。”林文峰对吃喝没有讲究,但是作为销售员,在外经常吃喝,除了几样特别的东西忌口外,基本上啥都吃的,不吃的东西中就有猪脑。“老伴你也过来吃饭吧,我和小美在家吃过了。”梁淑华招呼林桂平也过来吃饭。等到二人把几盒饭菜一扫而空,说明了梁淑华的烹饪水平还是不错的,平时和周婷美在家要么出去吃饭,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林文峰做的饭,和梁淑华的烹饪水平比,林文峰还是差了一点点,不过也算尚可。老俩口收拾一下就回去了,留下周婷美一个人和林文峰聊聊天。“上午医生查房怎么说的?”周婷美提起了话题。林文峰随意的看了一下周婷美说:“没说什么,就说一切正常,明天星期天了,何医生把今天和明天的吊水都开好了,周一拆绷带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再做一些检查才能给出下一步方案。”“这二天你都没有好好和我说话,感觉很陌生。”周婷美盯着林文峰看,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林文峰也盯着周婷美看,也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不过他没有对她读心,这几天情况乱糟糟的,怕是她心里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事情。,此刻,我和林灵儿几乎就贴在一起了,我俩额头对着额头,她的白嫩的小手现在还在我裤子里动着,我用力吞了下口水,看着面前的美人。“嗯——”林灵儿突然发出一阵低吟,听起来充满了诱惑力,导致我下面又硬了几分,还在她的手里跳动了两下。我现在简直是快乐与痛苦并存着,快乐是因为林灵儿弄的我很爽,很舒服,很想把心中那团欲火给释放出来,而痛苦的原因是因为我怕弄到她手上,惹她生气。林灵儿的狠辣我可是有所耳闻,再加上前不久还见到她还想找人弄张彤,让我心里有点阴影,但是一想,林灵儿可是学校里的大姐大,她此刻正在帮我弄我老二,想想就刺激。“哇,李玥,你看,它还在动呢。”林灵儿说着,脸色通红,话语中还带着一丝好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灵儿蹲在我面前,一把扒下我的裤子,随后我感觉到下面一凉,林灵儿居然连我丨内丨裤也扒了下来,我的小兄弟调皮地跳了下,打在了林灵儿的脸颊上。林灵儿脸蛋更红了,她抬起头看着我,双眼迷离,不知是因为喝酒喝多了的缘故还是因为害羞,她小声嘀嘀咕咕地说,“好大,弄上去一定很舒服吧?”听到这话,我像是受到刺激了一样,小兄弟又坚挺了几分,让我下面更加坚硬如铁。我用力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林灵儿几番挑逗早已使得我欲火难耐了,我也想把她给强上了,但是不敢。“你够了!”这小妖精太勾引人了,我推了她一把,冲着她吼道,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把持不住的啊。林灵儿被我这一推,先是愣了下,然后又靠了过来,声音如同泉水盈盈流畅般在我耳边说道:“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呀?”我不再作声,也不敢再看她,只能低着头。林灵儿突然笑了,然后用手在上面弄了几下后,她不动了,看着我的小兄弟,犹豫了下,缓缓靠了过来,伸出小香舌在上面舔了下。随后,我身体猛的一颤,整个人呆若木鸡,愣在那里。我只听说过男生第一次都很快,还没听说过被人弄也快啊……这也太快了吧,我低头看着弄的林灵儿身上到处都是,脸色瞬间通红,我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这丢人丢太大了。林灵儿只是愣了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用纸擦了擦在她脸上的那些东西后,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葱白的小手捏着我的下巴,坏笑的盯着我,然后伸出小香舌在嘴角舔了下,充满诱惑的样子。“对不起,我……我没忍住。”我连忙道歉,要是林灵儿发飙起来,估计我得完蛋了。谁知道,林灵儿只是咯咯笑个不停,好久她才平复下来,她看着我说,“没事,谢谢你听我倾诉了这么多,秦良我会给他个警告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我撒的谎婉儿是不信的。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到下午一点半了,中午饭还没吃呢,这时我也感觉到一股饥饿感传来,准备帮林灵儿盖好被子时,林灵儿却醒了过来,她睁着眼睛盯着我一直看着。我被她盯的有些尴尬,开口问她:“你什么时候醒的?”林灵儿轻笑了下,说她刚醒,是被我手机铃声吵醒的。我哦了一声,不再接话。场面的气氛有些尴尬,她盯着我,而我则想起来之前醉酒时林灵儿对我做的事情,不敢看她的眼睛,摆弄着手机。就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然后林灵儿突然趴在床边干呕起来,我吓了一跳,连忙爬到床边问她怎么样,是不是还不舒服之类的话。“没事,喝太多了,就是有点稍微难受。”这时,林灵儿突然转身,抱着我,双腿也蹬开被子,缠在我的腰间,她用嘴堵着我的嘴,疯狂地亲吻着。我一愣,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但是看到林灵儿此刻的姿势暧昧至极,我也受不了那诱惑,没忍住地把手伸进林灵儿的衣服里,划过她那娇嫩的肌肤。林灵儿娇呼出声,她把我按在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我身上,开始脱着我的衣服和裤子,我也没闲着,也在脱她的上衣和裤子。将她全身的衣物脱掉后,露出她那一览无余的完美身材,那白暂的皮肤吹弹可破,让我看了血脉喷张,林灵儿此刻脸色一红,然后脱掉我的丨内丨裤,再次在她面前露出我那如同蟒蛇一般的小伙伴她犹豫了下,像是内心经历过一番挣扎一样,对准位置,闭着眼睛正要缓缓坐上去。不行,被压在身下的应该是她而不是我才对。我搂着她,转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嘴巴从她的脖颈处亲吻到脸颊,下面的小兄弟也蓄势待发,就差最后一步了。我俩相望一眼,什么都没说,我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内心躁动的情绪,然后给身体一挺,林灵儿咬着牙,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阻止我的继续说,“不行啊,太疼了。”说着,想放弃,把我推开,林灵儿赤身**躺在被窝里。这时,我哪肯呀,刚有点舒服的感觉,这样结束的话,我非难受死不可,我安慰她说,“不疼的,就那一会儿,我慢慢来就行了。”林灵儿嘴里还嘟囔着要是把她弄疼了要让我做太监,我没继续理她,抱着她刚进去的时候,她又阻止了我。“又怎么了?”我都急了。林灵儿突然正色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是第一次,你要了我,得对我负责,要做我男朋友,可以吗?”我愣住了,没继续动,就这么趴在她身上。做她男朋友?要负责?我一直被欲火所左右,可没好想过这个问题,要是别的人知道有这么个漂亮女朋友,还不得乐死,先答应再说。但是我不能,她告诉了我她的过去,也是个可怜之人,我不能再这么伤害她了。况且我心里面只有婉儿,不能对不起婉儿。见我一直没回答,林灵儿突然恼怒了,她扇了我一巴掌,还冲着我吼道:“骗子,都是骗子,只想得到我的身体。”“不是这样的,我……”还没等我说话,她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直接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然后她快速地穿上衣服。老实说,林灵儿这力气还真不小,不亏为大姐大,被她踹一脚还真难受,我爬起来走到她身边,刚想开口说话,她却连丨内丨裤都没来得及穿,直接拿着一条裤子边走边穿。“砰”的一声,把门紧紧的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只留下一脸错愕站在床边,光着身子的我。我赶紧穿上衣服裤子,看到床边林灵儿留下的丨内丨裤,犹豫了下,还是拿起来塞进兜里,然后一路跑出去要找到林灵儿,可惜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坐在路边,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禁暗骂自己怎么就没克制住**,差点和林灵儿发生关系,要是真的发生关系了,但是不喜欢她,我估计我会被林灵儿给揍死。正想着,突然我手机提示音提示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老班发来的,老班短信里告诉我,市里领导要来学校视察,不允许缺席,让我下午赶紧回去上课。《永不消失的信仰》《建国后的最后一只妖精》《岳两女共夫》《恶毒女配说她不想日行一善》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牌九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wsjob.com/wapbook/77757_196777.html
牌九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