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鼎手游官方 目录共5254章

首页

云鼎手游官方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9 8:39

即将更新:第5490章 醒来后

云鼎手游官方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zwsjob.com

陈幼莲气不打一处来,晚一点找个由头将怒火全都发泄在孟浩身上。孟浩明知他们是想逼他主动跟向思思离婚,只能咬紧牙关任由她骂。可他越这样,陈幼莲火气越大,最后竟抬手打了孟浩一巴掌,这才气愤愤地离开。孟浩终究是个大小伙儿,即便是已经被他们欺辱习惯了,仍禁不住牙关紧咬忍得好苦。直到向家人走了老半天了,孟浩才将泪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洗了碗擦了桌子,回房间洗洗睡下。他跟向思思从未同房,这是向思思嫁给他之前便跟他讲好的条件。他本来想着以他的耐心与深情,早晚让向思思对他敞开心门。可如今看来一切都只是幻想,他跟向思思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是精明能干的富贵小姐,他却是个仅仅专科毕业啥也干不好的穷小子,别说这辈子,便是下辈子向思思恐怕都不会有真正爱上他的时候。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很久,一颗心苦得跟黄连一样。像这样的日子他真的过不下去,所以最终他下定决心,等妹妹孟馨大学一毕业,他就跟向思思离婚。如果向思思不肯离,他也要搬出去自己单过,宁远穷点累点,总好过戴着这顶“吃软饭”的帽子,受尽千夫所指万人辱骂。一旦拿定主意,他心里反而舒坦了很多,当晚踏踏实实熟睡一晚。第二天一早起身帮向思思做好早餐,伺候着向思思开车走了,孟浩才骑着摩托车赶去建筑工地。一上午倒没什么事情发生,到下午正忙活着,楼上赵砌匠喊话让孟浩去上边帮手。孟浩的左腿只是有一点很轻微的残疾,小心一点完全可以在脚手架上平稳行走。只不过其他师傅都会尽量避免让孟浩上楼,唯独这个赵砌匠有事没事就爱折腾孟浩。正提着赵砌匠要的东西小心翼翼走过脚手架,却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块板砖,正好砸在孟浩头上。孟浩头上戴着安全帽,这一砸本来没事,可他脚下却再也站不稳当。就在好多人的惊呼声中,孟浩清瘦的身影,从六七层高的脚手架上轰然跌落。我这悲催的一生,终于完了!这是孟浩昏迷前的最后意识。孟浩好像做梦一样,感觉自己飘飞到了空中,并且在一晃眼间回到了小别墅。他从工地捡回来的那只小铁箱就在他床底下放着,孟浩弯腰钻进床底,就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他一下子吸进了小铁箱里。那本无字的古书仍在小铁箱里放着,之前本来是完全空白一个字没有的,但现在却竟显现出闪闪发光的字体。书的封面上写着《星空算数》四个大字。那是很古老的文字,但孟浩不知为什么,就是能够轻易识别。孟浩马上钻进书里仔细阅读——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并非一页一页翻着看,而是直接钻进了书里边。而且一旦钻进书里边,书里的文字很快便涌进了他的脑海里,简直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更奇怪的是,随着他仔细琢磨并理解那些文字,他不单了解到很多本不该他知晓的事实,同时在他的身体内部,也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就好像有一股气流,在他体内渐渐凝聚,再顺着他五脏六腑缓缓流动。直到他“啊呀”一声叫出来,紧随着睁开眼睛,看见满眼光亮。他是住在医院里,他妹孟馨满脸泪痕守在他的病床前。“哥你终于醒了,你若再不醒,我也不想活了!”孟馨泪如泉涌,紧紧抓着孟浩的手不丢。“我没事,感觉已经完全好了!”孟浩说,一边坐起身来。孟馨赶忙要按铃叫医生,孟浩伸手阻止,说道:“等会儿再叫医生,我跟朱小姐有几句话说!”他说的朱小姐现在就在病房里站着,一双美目冷漠又鄙视地斜睨着孟浩。她叫朱笑笑,是向思思的贴身秘书,也是孟浩最不愿意看见的一个人。朱笑笑今天穿着一身铁锈红的套装一步裙,使得她本就靓丽的外形,更显得干练而不失性感。只可惜她名字叫笑笑,可是看到孟浩醒转,她一张美脸不仅没有丝毫笑容,反而眉梢拧起一脸嫌弃。“既然醒过来了,那就表示死不了了!我真想不明白,思思每月给你一万块难道还不够你花?居然跑到建筑工地去当小工,你不嫌丢人,也要考虑一下思思的感受!”“……再说你一个瘸子腿,是能当小工的料吗?如今建筑公司将责任全都推到包工头身上,说包工头不该招一个瘸子进工地,所以要赔偿只能由那个包工头来赔!可那包工头到现在也才拿了三万块钱出来,幸亏你是醒了,要不然思思还不知要往里边填多少钱呢!”“……不过我实在是懒得跟你多说废话,既然死不了了,那我也要先走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呢!你这做老公的不能帮思思一分钱的忙,还要连累我守在这儿看护你,真不知思思怎么想的!”朱笑笑连珠炮地几段话说完,便扭着屁股要转身离开。孟浩赶忙说道:“请朱小姐在外边稍等片刻,等我跟我妹说几句话之后,还要请朱小姐帮我带句话给思思!”“为什么我要帮你带话,你还真把我当成是思思的秘书了?”朱笑笑眼睛一瞪。“难道你不是?”孟浩反问。“我是,可我比你这吃软饭的男人强多了!你知道我帮思思干了多少事吗?我告诉你,思思已经答应年底就给我分股份,以后我也是老板之一,就凭你这吃软饭的窝囊废,还没资格命令我!”“我没有命令你,我只是想请你帮我给思思带个话而已,如果你不肯带,那我就直接打电话给思思了!”孟浩转头跟孟馨要手机,气得朱笑笑恨恨不已点一点头。“行,我等你,我就看看你能有什么了不起的豪言壮语让我带给思思!”她踩着高跟鞋蹭蹭蹭地出了门,再“砰”地一声重重将病房门关上。“哥,你何必要跟这女人说废话呀?瞧这女人这态度,哥你怎么忍得下来的!”孟馨说,禁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从前在家的时候,哥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如今忍气吞声任人羞辱,全都是我连累的!”“咱们兄妹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受点气也应该!不过你相信哥,咱兄妹很快就能挺直腰杆做人,不会窝囊太久了!”孟浩赶忙安慰,又左右瞅瞅,“你先把我的手机找给我!”“这在儿呢!我怕哥醒来要用手机,把电池充得满满的!”孟馨赶忙把手机递给孟浩。孟浩赞许地揉一揉孟馨头发,将手机稍微调整一下,这才让孟馨出去,让朱笑笑进来。很快地,朱笑笑冰冷着面孔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有什么了不起的话,说吧!”她将房门关上,却离得病床远远的,好像生怕沾上了孟浩身上的晦气一样。孟浩两眼看着她,突然问她:“那六十万公款挪用,是你动的手脚陷害我的吧?”朱笑笑“啊”的一声瞪大眼睛:“你你你……别血口喷人!”。张强略有所思地说:“你呢,漂亮又有气质,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事业心强,很有能力,我要是教育局局长,我一定任命你为大学校的校长!”赵倩高兴地鼓起掌来:“哇塞!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不是集所有优秀女人的优点了吗?”张强很认真地看着赵倩说:“倩儿,你的确非常优秀,处了天生丽质之外,应该就是素质教育的成果吧!确切地说,是家庭教育素质化的产物!我要为你的父母点赞!是他们教育有方!”赵倩极其高兴地说:“你太会说话了!夸我还不够,还夸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听到,一定非常开心!”张强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未夸大其词,有意恭维!”赵倩笑道:“强儿,你既然会夸我的父母,你也夸夸你自己的父母吧!”张强“唉”了一声说:“我爸只顾工作,基本不管家里的事儿,更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我妈管我!我学习成绩好,全都是我妈的功劳!但是我不喜欢我妈这样的教育方式,一不听话,或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打骂!有时候还不让我吃饭,关我禁闭!”赵倩摸着张强的后脑勺说:“或许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我爸妈从来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我是在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张强说:“倩儿,我好羡慕你啊!你有这样的父母!”赵倩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确实很幸福!我父母,他们之间关系也很好,虽然经常斗嘴,但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争论的。我非常向往我父母这样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以后我的夫君会是怎样的?”张强笑着说:“我要向你父亲学习,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让你和咱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赵倩故作很严肃说:“那你晚上还敢和我吵架啊?”张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错了!夫人,请你责罚!”“张强同志,你又占我的便宜了!谁是你的夫人啊?”赵倩故意这样说,其实,在赵倩心里,张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张强笑了笑,伸过手将赵倩搂进自己的怀里……经过拌嘴,误会倒是解除了,赵倩和张强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们越来越相爱了。虽然没有领证,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他们与恩爱夫妻区别不是很大。赵倩感到无比的幸福,经常哼着小调:“时常想起你的好,时常记得你的微笑,时常想起在一起的美好,时常记得你的唠叨……”并把《想着你的好》这首歌设置成手机彩铃。晚饭之后,和往常一样,张强又去赵倩的宿舍了!张强有个习惯,除了赵倩特殊那几天,一来总是先做那事。赵倩也习惯了,早早就洗漱完等着张强。他们总是照常开灯聊这聊那的,张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今天晚上,张强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些。赵倩有点儿不高兴地说:“张强,你今天迟到了!到底为什么?”张强笑着说:“倩儿,我去喝喜酒啦!一个同事的女儿结婚!”赵倩由阴转晴,笑着说:“新娘漂亮吗?”张强得意地说:“挺漂亮的,但无法与你相比!你更漂亮!”赵倩笑盈盈地说:“真的啊?那你高兴了啊!你不是在说好听话吧?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张强严肃地说:“倩儿,你真的很美,自从有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赵倩笑着说:“那是情人眼下出西施呗!”张强连忙说:“不,不,不!你真的非常靓丽!这辈子我要定你了!”赵倩娇滴滴地说:“强儿,容颜易老,等我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哈!”张强一本正经地说:“哪会呢?你老了,我也会老的啊!再说,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和你长相厮守的!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赵倩也一本正经地说:“男人都这样,婚前温柔体贴,说尽了好话,奴性十足;婚后马上变脸,由奴才变成将军,老子天下第一,把妻子当成保姆使唤!”张强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部分男人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也有很多好男人啊,比如我!”张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起来。赵倩说:“量你也不敢!你如果像我前面说的男人一样,我就离家出走!”张强盯着赵倩白里透红的俏脸说:“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把你宠的像公主一样。白天你是女儿,晚上你是娇妻!这样可以吗?”赵倩满脸喜悦地说:“这才差不多!我记着了,白天你把我当成女儿宠着,晚上你会温柔体贴!这样的老公我喜欢!我也要定你啦!”说完亲了张强一口。张强醉晕晕地说:“倩儿,我爸妈说要见你呢,你可以和我回家吗?”赵倩假装啥都没听见似的说:“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爸妈要见你!难道你不高兴吗?”张强把嗓门提高了一倍说道。“我不敢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好吗?”赵倩故意矜持地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啦!”张强笑了笑说。赵倩掐了张强一把道:“呸呸呸!你敢说我丑,看你还敢不敢?”赵倩再次掐得张强连连尖叫:“哎呦,哎呦!我的姑奶奶,疼死我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漂亮,你如仙女下凡,还不行吗?”“哼,这才差不多!”赵倩撒娇道。“这样吧,我妈妈说,叫你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张强道。赵倩故意半天不说话,张强有点急,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下班后我到学校门口接你。”“那好吧!”赵倩故意装着有点不愿意的样子,免得张强感觉自己那么容易得手。张强开心地笑着,笑得很甜很甜!第二天下午,比较早放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强掌握了赵倩的作息时间,和单位领导请了假,准时到校门口接最珍贵的客人——未来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的赵倩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方向盘的张强说:“强儿,你说你爸妈见了我会怎样呢?”张强自信地笑着说:“当然是开心咯!你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毕业,要说有貌就有貌,要说有才就有才。这样的媳妇哪里能找到啊!他们看了你一定还笑地合不拢嘴啊!”“没那么玄乎吧?你以前不是也带过女朋友回家吗?他们是如何表现的呀?”赵倩猜出道。其实赵倩并不知道张强曾经谈过女朋友,她只是想逗张强玩。事实上,张强确实带过一个女朋友回家,并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处过对象?是张秀告诉你的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是一件不能回忆的事儿,我们不提也罢!”张强有点儿伤感地说道。赵倩诚恳地安慰道:“强儿,过去的事儿就让她过去吧!”张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都过去了,幸好有你出现,否则我要伤心一辈子了!”。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还是那种最容易诱人犯罪的类型。可看到这个女人的脸蛋时,陈六合一点艳福不浅的想法都没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女人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嘴角翘起一个嘲讽似的弧度,一副傲娇语气道:“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吗?为什么不能是我?”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难怪他觉得电话中的声音很熟悉,原来这娘们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被碰瓷的倒霉女。上下打量了这娘们一眼,陈六合说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钱就可以,春宵值钱时间宝贵,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搞吧。”听到这乱七八糟的话,秦若涵的俏脸瞬间抹上了一层红晕,她怒瞪着陈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陈六合这才发现自己口误,打了个哈哈笑道:“误会误会,哈哈,美女,我这话虽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乡打听打听,我陈六合不但服务周道,而且活好,事后保管让你浑身舒畅,赞不绝口。”越说越离谱,气得秦若涵满脸红嫩,她恼火的看着陈六合:“满嘴胡言乱语,再敢说一句放肆话,就立马给我打哪来滚哪去。”陈六合讪讪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卫生间走去,心里却是暗笑,小娘皮,就凭你这点道行也想跟哥们划道道?还嫩着呢,哥们分分钟放倒你。来到卫生间,一看里面的情况,陈六合傻眼了,这特么哪里只是水管暴了?简直是特么的整个卫生间都被拆了好吧?只见那水管起码有三四处缺口,都在往外喷水,而且马桶都被钝器砸破了,洗脸池也是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水喷的到处都是,都快满出客厅了。更让陈六合无语且又气血上涌的是,在卫生间内,还挂着几个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贴身私物,有蕾丝半透明的文胸与小裤裤,还有超薄的肉色与黑色连裤丝袜,被水浸湿的情况下更具别样诱惑。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美女房主穿上这些贴身衣物时的场景,令人口干舌燥。好吧,做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陈六合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跟在陈六合身边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陈六合的目光,她气急的说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饶是她这种常年游走在风月场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恼,都怪她自己刚才太冲动,没来得及把贴身衣物先收起来就先把卫生间给毁了。“我说大姐,你这种情况不应该找我吧?你应该去找装修工才对啊。”陈六合黑着脑门说道,都祸害成这样了,让他怎么修?“怎么?你不是号称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吗?这点活儿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提醒你,这误工费得算你头上?”陈六合眼睛一瞪:“误工费?小爷都还没开工呢,有哪门子的误工费?”秦若涵扬着下巴瞥了陈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摇撞骗,现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这卫生间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说你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吗?难道不需要对我做出赔偿?我还没告你带有欺骗性质呢。”“我靠!”陈六合骂了句:“我说大姐,就算你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下午收了你几百块钱吗,有这么招人恨吗?为了整我,你不惜把自己家的卫生间都毁了?”这特么明摆着是人为,这娘们简直就一神经病啊,陈六合现在极度怀疑卫生间惨案就是这娘们一手制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别那么多废话,就一句,到底能不能修好?”秦若涵心中有些小小得意,这几天正心烦着呢,恰巧这小子撞枪口上来了,不拿他撒气拿谁撒气?“小爷不伺候你了,该干嘛干嘛去,爱告就去告,哥们虽然读书少,但我还就不相信就这样的破事还能立案受审了?”陈六合忿忿说道。秦若涵稳坐钓鱼台,道:“那就试试呗,我还可以告你私闯民宅啊、入室抢劫啊、强-奸-未遂啊,你进了我这个门,我就有太多理由了。”陈六合心中那个气啊:“我说小妞,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有病啊?有本事你去找那个碰瓷的人啊,你揪着我不放干嘛?”“我乐意,你管的着吗?”看着陈六合的气急败坏,秦若涵就是一阵解气。可陈六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志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即就把心一横,提着工具箱就要离开。“喂,吗?我要报案......”一听到秦若涵打电话,陈六合就炸毛了,赶紧回奔,夺过秦若涵的电话,道:“你牛,得得得,我修还不成吗?你真他娘的是姑奶奶,老子惹不起。”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陈六合只得妥协,虽然他不怕秦若涵报警,这样的小事就算去了警局到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可陈六合没那闲工夫啊,可不想惹麻烦上身。看着卫生间的狼藉,陈六合悲愤叹息,这工程之浩大,估计半夜都回不去了。这样的小型维修对陈六合来说,可以说没有任何难度系数,连飞机大炮潜水艇他都修的来,何况区区几根水管?好在这个小区的物业很靠谱,一些装修常用的材料都有备着,打了个电话让物业送上来,为陈六合省了不少的事情。在满心屈辱之下,陈六合直接把衣架上的那些女性贴身私物拽下来充当抹布,还别说,这些小玩意儿手感真好,丝滑丝滑的,不免让人心生涟漪。却是气得秦若涵满脸通红,敢怒不敢言,如果手中有凶器,她相信自己绝对会在陈六合的后脑勺上敲上一记。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水管全都换上了,陈六合呼出一口气,从兜里摸出连扫大街的大爷都不稀罕抽的劣质红梅烟叼上点燃。“完事儿了,至于你的马桶跟洗脸池,我是无能为力,你明天还是去卖洗浴用品的地方买新的吧,他们应该会上门安装。”陈六合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对着正慵懒窝在客厅沙发上的秦若涵说道。不等对方说话,陈六合就伸手要钱:“结账吧,八百,给你打个九点九八折一共是七百九十八块四毛,按四舍五入计算,还是八百。”听到陈六合的话,秦若涵差点没吐血,她从沙发上蹦起来道:“八百?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下三滥的无赖货色真敢开口。“八百还贵?特么的上门做个全套服务也要八百块啊,我这一晚上累死累活的,不比全套累啊?”陈六合没脸没皮的说道。秦若涵气的那叫一个狠,她今天就是为了整陈六合出气的,哪里会给钱?眼珠子一转,就道:“那我也要好好跟你算算,我晾在卫生间的那些内衣跟丝袜已经被你毁了,那些可都是国际名牌货,加起来至少也得两千多,我看你穷酸样就当可怜你,给你折半,算你一千二,你还要倒找我四百。”“啥?”陈六合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恼火道:“那几块破布加起来还没我的裤头布料多,要两千多?你比老子还心黑啊?”。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方态度强硬,坚决不给。眼看着公司要破产,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怕保不住,我气的自己跑去找他们老板要钱,可连庄氏的大门还没进就被轰出来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都行不通。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从杨瑞口中意外得知庄氏集团的老总庄逸阳在富康大酒店休息。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就算庄逸阳是老虎,我也必须去找他将钱给要回来。为此我特意打听到庄逸阳休息的地方,所以到了酒店之后我直接到了他房间门口。按照原计划我应该理直气壮地直接敲门,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打开了。紧接着我被一只手直接拽了进去,然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我抵在门上。我下意识想要逃跑,但对方把我禁锢在门上我压根动不了。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确定是庄逸阳,但他满身的酒味,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解释却被他的大嘴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叫着。我使劲拍打着他,却被他直接扛起扔到床上,直接用床单捆住我的手。我哭喊着,怒骂着,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地落地。他贯穿我的那一刻,我使劲咬在他的肩膀上,入口的血腥味都无法冲淡我的耻辱。我泪流满面地任他折腾,到最后这羞耻中居然还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暴风雨后庄逸阳似乎清醒了,递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走,很显然他将我当成了卖肉的。羞愤当头,我一把撕了支票,裹着浴巾就哭着跑出去了。我就算是报警,那也只能查出来是我主动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这等于吃了个哑巴亏。我这身装扮,在路上引起无数人指指点点,等我回到家,居然没有人。婆婆不在家,杨瑞也不在家。这让我害怕的心落地,赶紧去泡个澡,好好地洗一洗,将那个男人的味道去掉。换身衣服,在家等着杨瑞,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我居然婚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给他戴了绿帽子,他现在能承受得住这么残忍的消息吗?前几天他就自杀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婆婆那么厉害,让我将这个消息直接隐瞒了下来。面对杨瑞的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敢问,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昨晚几点回来的。听闻我也没有将钱要回来,杨瑞脸色有些发白,主动地就要提离婚,说是不要拖累我。“不,不要离婚!我们可以继续要钱,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我本来心中就有愧,这个时候怎么能扔下杨瑞呢?可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杨瑞都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离婚。我只能求助婆婆,她直抹泪,说不管我们两个的事情。看着一纸离婚书,上面写的是给我一套小房子,没有任何债务。杨瑞这是要将所有的债务都扛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发地难受。下定决心,不能离婚,必须要再次找庄逸阳,要回属于我们家的钱。那一夜,我的手机钱包全部都丢在那里。所以这一次,我是在前台要求见庄逸阳,告知房间号,日期。面对前台小姐轻视的眼神,我心中酸楚,但更怕他不见我。半个小时后,庄逸阳的助理程贺将钱包手机都送下来给我,并且将那晚的支票一起给了我。“林小姐,庄总不希望有后续!”这明显是怀疑我欲擒故纵,手机钱包故意丢在那呢?我在对方鄙夷的眼神中收了那张十万块的支票,然后将我的名片递给对方。“告诉你们庄总,还欠我们家一千四百九十万的工程款!”说完我就在坐在楼下等着。今天来,我可没有打算走。如果对方不见我,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他见我为止。程贺拿着我的名片,迟疑了一会就转身回去。又等了十分钟,前台小姐通知我去顶层见庄逸阳。面对阳城第一富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要再被蛊惑。已经对不起杨瑞一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要回这工程款,就算是将功赎罪。一路走进庄氏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那是真切地让我感受到上市公司与我们家公司,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庄逸阳忙完,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白天的他太过于冷漠,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才会热情得跟一个火炉一样,燃烧得我失去了理智。许久,他抬起头,“你是瑞龙公司的人?”一句话就让我倍感苦涩与羞耻,很显然他忘记那晚的事情。我点点头,在他那漠视的眼光下拿出两家公司的合同,“庄氏集团没有给我们结尾款一千五百万,请您今天给我!”他公事公办地拿起合同,看了几眼,然后打了个内线,该项目经理跟财务人员一起进来。听着他们的汇报,我这时才明白,是杨瑞以次充好,交付验收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庄氏集团拒付。而这一切,杨瑞根本就没有跟我说,真是羞得我当场要钻进地缝。“杨夫人,这钱,我们怕是不能给你了!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庄逸阳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着,抬腿就走人了。我有什么立场,再拦住对方呢?估计没有那一夜,今天这办公室我都进不来。所以,我赔上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换来!这十万块简直就是个笑话,我将支票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既然以次充好,那我们根本就没有欠下那么多的外债。杨瑞啊杨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公司,居然发现他的秘书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出来。秘书许琴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扭着腰去工作,连一句问候都没有。看见我,杨瑞先是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爱理不理地样子。原来这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吗?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人!“我同意离婚!但是财产要合法分割!你根本就没有亏损那么多,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吼起来!心如刀割,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要走一生的人,却伤我最深!“合法分割?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有这资格吗?”杨瑞撕破脸皮,变成了一副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婚内出轨?呵呵,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一副为我好,不让我背负债务,离婚还给一套小房子,这算是施舍吗?,“你偷人家包子?”军官笑了,觉得胡耀祖有点意思。“是顺,不……不……不是……是偷。”包子铺老板抬了整整一笼包子过来。胡耀祖不再说话,大口吃包子,很烫,但他还是两口一个,两口一个,他真的太饿了。吃了四五个以后,他缓过来一口气,继续边吃边说,“那……那举人,太……太坏,喂着大狼狗,我要比狗跑得快,才能吃到包子,我在我们村里人缘可好了,我有一群小兄弟,嘿嘿……”“小兄弟?因为你常常顺走举人家的包子分给他们吃!”军官又笑。“你怎么知道?”两分钟时间,胡耀祖吃完一笼包子,看向老板。军官点头,老板又抬了一笼过来。“你还认识字?”“也……也……也是我们村的举人教的,我去他的私塾上过几天学,有时候去顺包子,如果被抓到,他就罚认字写字。”“你还会写字?”军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胡耀祖吃包子的速度降下来,老板端了一碗茶放到桌上,“小心噎着。”胡耀祖点点头表示感谢,对军官说,“会写的字不多,会写名字。”“你叫什么?”“胡耀祖。”“你来广州干什么?来走亲戚?”“来闯荡,混个名堂出来,就有吃不完的包子。”胡耀祖吃饱了,说话声音也大起来,再喝了两碗热茶,全身都舒服了。“你想不想跟我混?”“你只要管我包子,什么都行。”胡耀祖响亮地说,豪气云天的样子。“非常辛苦,很累!”军官说。“我这个人,力气有的是,吃饱了就不知道什么是累。”胡耀祖拍着胸脯得意地说,因为在家干农活他也是一把好手,就算今天累个半死,吃饱了睡一觉,明天起床又没感觉了。军官满意地点头,“吃饱了吗?还吃不?你饭量不错。”“饱了,饱了。”胡耀祖打起嗝来。“好,走,我带你去报名。”军官和胡耀祖走到报名处,对着桌子后面的年轻人耳语几句。年轻人点点头,拿起笔,准备开始写字。军官对胡耀祖说,“把你家的地址、家庭情况都登记一下,不会写的字,问他,你登记完,他会安排你住处的。”军官走了,胡耀祖高兴地开始登记,然后被年轻军人带到一个有着三间大房子的四合院里面,年轻人指着其中一间房,“你住在这里,不要乱跑,有人按时送吃的来。”年轻军人走后,胡耀祖推门进去,仔细打量房间,有五张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里面没人,他随便选了一个靠墙的床位躺下去。“舒服!”床垫是棉花的,比家里的草垫子舒服多了,被子又软又大,吃饱了的胡耀祖自言自语。这几天,他都在赶路,大多数时间都饿着,也没好好睡过觉,在路上遇到草垛子,就爬到里面眯一觉。这会儿吃饱了,也有了住的地方,还能管饱,他满足地摸摸自己鼓鼓的肚皮,没多久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他醒来,其他四张床上都坐着其他人了。“几位兄弟,怎么称呼?”胡耀祖热情地站起来,主动去打招呼。“你们不要说话,不准相互打听对方情况。”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年轻军官,突然推门进来,把胡耀祖吓了一跳。他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床上乖乖坐着。“十分钟后,到院子集合。”军官说完走了。胡耀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听到哨声,看大家都出门,他也迷迷糊糊跟着去院子里集合。“都站好了。”刚才让他们不要说话的那个军官,站在前面给大家训话,“我现在问一遍,有没有人想离开?如果有,现在就走。”站在胡耀祖旁边的人问,“你们找我们来做什么?”“不该问的不要问!”军官严厉呵斥道。“我不干了,你们不说清楚,我不干了。”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从队列里面走出来,准备要出去。刚走到门口,军官拿出枪,都没犹豫一下就扣了扳机,砰一声,瘦小的年轻人身体猛地往前挺一下,再朝后重重倒到地上,脑袋上不停往外冒血,他都没来得及喊一声救命。胡耀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旁边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也吓得退后一步。“还有要离开的没有?”军官继续问,神色如常,好像刚才杀了一个人这件事根本不曾发生。大家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没人说话,也没人敢站出来,大家都偷偷用眼睛瞄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年轻人并没有马上死去,身体偶尔抽搐几下,渐渐地不再动了。“我再问一遍,有没有人要离开?”军官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院子里几十个人,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胡耀祖现在才知道,这包子不是他想不想吃的问题,是必须吃,没有选择。他后悔了,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先问清楚,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报告长官,现在没有人要离开了。”军官一个向后转,敬着礼大声说。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个脸上涂了颜色的人,个子很高,魁梧挺拔,但是看不出相貌,他走过来站到中间,笑着说,“感谢各位加入,以后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你们叫我零零三就行。”没人说话,大家都只是看着说话的人。“你们听到没有用,”站在旁边的军官大声说,“听到了要回答‘是’。”“是,零零三长官。”大家齐声地说。“我们是平等的,以后你们叫我零零三,没有长官。”“是,零零三。”大家又一次整齐地说。“从现在起,你们起床、睡觉,都要画成零零三这样,”旁边的军官说,“我,叫零零幺。”“是,零零幺。”大家有了经验,都回答得很好很整齐,毕竟门口还躺着一个新鲜的死人,谁也不想去陪他。“从现在开始,你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所有人一会到我这里领代号。”胡耀祖领到一个代号,零零九,他认出来零零三就是刚才请他吃包子的军官,拿着号去登记,登记的人在胡耀祖名字后面写上零零九。然后大家都领到一盒双色油彩棒,回到宿舍开始学着画脸,十分钟后再次回到院子里。胡耀祖看到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脸上涂满了一道一道的双色斜杠。“立正。”零零幺喊道,所有人都站直了,但形象各异,高矮不一。“今天是你们新的开始……”零零三开始训话,讲了很多。胡耀祖大部分时间都像木头一样,笔直地站着听话,但是他真不知道零零三在说什么,很多内容他都听不懂。他的眼睛一直在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可能逃跑,他猜想自己应该是被抓壮丁了,以前村里常常有人带枪来抓壮丁,他和他哥胡立业因为跑得快,躲过了,但是被抓走的人,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太笨,被几个包子就骗到这里出不去了!”胡耀祖在心里大骂自己。“你们听明白没有?”零零三训完话大声问大家。《嫁给暗恋的初恋》《我还在等雨停》《岳两女共夫》《重走兵团路》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云鼎手游官方》。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zwsjob.com/wapbook/83289_982276.html
云鼎手游官方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